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每个世界都被宠着 > 正文 3.1
    天色骤变,狂风大作,路上的行人加紧脚下的步伐,街道两旁的小摊贩不一会儿就收了个干净。
    城西的那一片破旧的房子中的某一家,一个腰肥膀宽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一条皮鞭,用力的往躺在地上的男孩抽去。“你个没用的东西,一整天连一样东西都没偷到,老子养你有什么用!”男人的整张脸都是红的,身上还散发着酒味,显然是喝多了。
    男人说完话后,手上更加用力了,像是发泄似的,皮鞭一次次的抽在男孩身上,他那身破旧的衣服变得更加烂了。
    男孩忍着疼痛,在心里安慰自己,没关系的,反正都已经习惯了,忍一忍就过去了。
    可是,这一次的挨打比以往的任何一次挨打都要漫长,男孩甚至觉得自己会就这样死去。
    当男孩快要晕过去的时候,男人终于停了下来,他把鞭子甩到一旁,提起脚就往男孩身上狠狠的踹了一脚,“滚,给老子滚出去,你个没用的东西,滚出去死,别脏了我的地!”
    男孩被无情的醉汉赶了出来,他拖着浑身是伤的身体,在这个倾盆大雨的时刻缓缓的走着,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到哪里去……
    一辆马车快速的驶过,停在了一间破庙前。马车停好后,一位妇人从马车里走了出来,她撑着伞打量了一会儿破庙,然后转过身去对马车里的人说:“小姐,雨越下越大了,以防在路上有个万一,所以要小姐将就在这个地方待上一会了,等雨势小了再走。”
    马车的门被打开,里面坐着一位面容精致的女孩,她身上穿得很厚,还披了一件斗篷,从她脸上可以看出有些疲倦,语气却没显现出来,她对妇人说:“没关系的,嬷嬷。”
    孙嬷嬷小心的把女孩接到她的伞下,吩咐那些跟随的家仆把马车安置好,然后扶着女孩走进了破庙里。
    孙嬷嬷利索的收拾了一块地方出来,让小姐休息,然后打开刚刚家仆拿过来的包袱,取出一张毯子盖住小姐的腿,又倒了一杯水给小姐。
    弄好这些以后,孙嬷嬷担心的嘱咐女孩,“这个天怎么说下雨就下雨了,小姐你身体有哪里不舒服的一定要告诉嬷嬷。”
    “嬷嬷我很好,没有不舒服。”
    “那就好,小姐你快喝口水,等会儿吃一颗药丸。”
    孙嬷嬷心里有些担忧小姐的身体,小姐患有心疾,身体本来就不好,这次外出也是因为高人算卦,让小姐去庙里祈福,哪知道祈福结束后,在回府的路上遭遇了大雨,真不知道经过这一奔波和坏天气,小姐会不会病倒了。
    服侍小姐吃下药后,孙嬷嬷就开始收拾四周了,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这里,她怎么可以让小姐待在这样脏乱的地方。
    孙嬷嬷收拾了一会儿,发现角落里的那堆稻草好像有动静,她停下手头的动作,盯着稻草看了一会,发现那堆稻草真的有动静,她小心的上前去,手拨开稻草后立即往后退。
    稻草被拨开后,孙嬷嬷看到了原来稻草里面躲着一个人,孙嬷嬷慢慢靠近,发现那人穿得破破烂烂的,身上还有许多伤,那微微颤抖的身体证明他还没有死。
    就算他还没有死,孙嬷嬷也觉得很晦气,而且她家小姐在这里,免得让小姐沾上这些晦气。孙嬷嬷打算叫来家仆,把他抬走。看他的样子也还很小,孙嬷嬷也于心不忍,所以并没有想要把他丢出去,只是想把他抬到破庙最里面那堵墙的后面去就好。
    察觉到家仆的动静,女孩走了过来,她喊了一声:“嬷嬷?”
    “小姐您怎么过来了?”
    女孩看到躺在地上的男孩颤抖着,很冷的样子,她也没有多想,上前去把手里拿着的毯子盖在他身上。
    她的动作显然把孙嬷嬷给吓到了,她上前去拉起女孩,“小姐您这是在做什么?!”
    男孩努力的抬起困倦的眼皮,一个面容和服饰都很精致的女孩映入眼中,他这是死了吗?不然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近距离的接触这么高贵的人,而且她还给他盖上毯子。
    明明他身上湿透了,这毯子盖在身上并没有起到多少作用,他却感觉到了暖和,从心里一直暖和至全身,也因为这一股暖意让他一直紧绷的精神放松下来,然后晕了过去。
    孙嬷嬷端着一碗药膳走进书房的时候,看到小姐正捧着一本账本在看,顿时觉得有些心疼,小姐还这么小,却因为老爷膝下只有她这么一位千金,沈府酒庄家大业大,所以小姐必须从小就学着怎么对账本,以后还要学习更多。
    “小姐,先歇息一会儿吧。”孙嬷嬷把药膳放到小姐面前。
    若颖把手里的账本放下,突然想到什么,刚拿起药匙又放下了。“他怎么样了?”
    虽然若颖没有指明是在问谁,但是孙嬷嬷从若颖出生以来就一直服侍她,她的心情和思绪孙嬷嬷能猜到七、八分,所以孙嬷嬷知道若颖在问谁。
    “他已经醒过来了,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了,只是……”
    “怎么了?”
    “他请求见小姐。”
    其实他已经醒来有两天了,今天一早通过下人传话,说是想要见小姐一面,本来小姐救了他已经是莫大的善举了,孙嬷嬷不希望小姐和这种人有过多的交集,只等他养好伤了就送他离开沈府。却没想到小姐突然问起他来了,让孙嬷嬷不得不向小姐禀报这件事。
    虽然不赞同,但是既然小姐说要见,孙嬷嬷也不好说什么,吩咐下人去叫那人过来。
    没等多久那人就过来了,若颖看着他走进来,他已经换下了初见时那件破旧的衣服,现在身上穿着的衣服虽然没有过多的样式,料子却是好的,气色看起来不错,受的伤应该是恢复过来了。
    若颖等他走近了才问道:“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他突然跪了下去,微微低着头,语气诚恳的说:“谢小姐的救命之恩,我愿一生留在小姐身边服侍小姐。”
    若颖有些惊讶,“我救你不过是举手之劳,并没有想要以恩相胁,你大可不必这样的。”
    “我是自愿留在小姐身边的,请小姐成全。”
    若颖想了想,“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就答应你了,你先起来吧。”
    他弯下腰叩谢,“谢小姐成全。”然后站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
    “我没有名字,请小姐赐名。”
    “这样啊。”若颖想了想,“单名一个沥字,你叫沈沥好不好?”
    听到若颖的话孙嬷嬷有些不赞同,“小姐,这,这恐怕不妥吧。”
    下人拥有主子的姓,那是多大的荣贵,通常是从小就侍奉主子,一直到老了,主子念在他有功,才会赐予他自家的姓。这人刚来,小姐就赐给他沈姓,这不合规矩啊。
    若颖知道嬷嬷话里的意思,“只是一个名而已,无妨。”
    而拥有新名字的沈沥,之前的人生一直在城西那一小块属于贫民的地方打滚,偶尔到城东那片富庶的地方也是被赶去偷东西。他不了解富人家的那些弯弯道道,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个沈姓的珍贵,他只知道小姐给他的这个名字很好听,比之前那些像是阿猫阿狗的名字好听多了。
    沈沥低下头,对若颖说:“多谢小姐赐名。”
    沈沥跟在若颖身旁的这一年,若颖8岁,沈沥10岁。
    虽然沈沥是要留下来服侍若颖的,但是若颖身边已经有足够的丫鬟服侍她了,所以沈沥并不需要做什么。更因为他有小姐赐的沈姓,其他人自然不敢欺负他,让他干重活。
    沈沥每天都跟在若颖身旁,若颖用膳的时候,他站在她身后静静的候着;若颖去花园走动,他跟着;当然若颖去得最多的是书房,他当然也跟着。
    一开始孙嬷嬷向若颖提过是不是不应该允许一个刚进府没多久,还没摸清好坏的人进入书房。若颖回了孙嬷嬷两个字:无妨。
    若颖放下手中的账本,看了半天的账本有些累了,她小幅度的动了动脖子,一直沉默的站在她身旁的沈沥在这个时候说话了。
    “小姐需要我帮你揉揉肩膀吗?”
    若颖有些惊讶,“你会这个?”
    沈沥点了点头。
    若颖坐正身子,闭上了眼睛,对沈沥说:“揉吧。”
    沈沥慢慢的把手放到若颖的肩上,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出他的手有些抖,他压制住多余的情绪。他回想这几天学的手法,慢慢的捏着若颖的肩膀。
    两人都不是多话的人,于是,书房里再次安静下来,只是这一次的情况和以往的不一样,若颖坐在前面,沈沥站在她身后给她揉肩,他的双眼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像是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女生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每个世界都被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关小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每个世界都被宠着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