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妻不贤 > 正文 改变
    刘婆子好赌,这并不是件十分隐秘的事,起码威远伯府的下人中,有脸面的管事妈妈们,几乎都是知道这件事的。
    但是,起码在这时,伯府的主子们都还不知道。
    宜生原本应该也是不知道的,但她重活了一次。
    上辈子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正是发现七月跌落假山真相的时候。
    起初谁都以为,七月摔下假山不过是个意外,又因为这个意外,有名的傻子居然变聪明了,因此便更无人在意七月为何会摔下假山。
    但这并不是意外。
    那一世的这一天,依旧与刘婆子有关。只不过,那一次宜生没有看好七月,所以刘婆子也不用费心诓骗七月出门。只是借故引开丫头,然后,便毫无顾忌地,完全将七月当成一个真正的傻子,抢走了她的珍珠发簪和玉佩。
    可是,七月当然不是真傻,所以她反抗了。
    惊讶意外之下,刘婆子推了七月一把。七月跌倒,头磕在石头上晕了过去,再醒来,就成了沈琪。
    当七月被发现摔倒在假山时,刘婆子根本不在现场,自然也无人怀疑到她的身上。于是这事就此被尘封,人人都以为是七月贪玩才不慎摔下,甚至连宜生都这样以为。
    只有沈琪和刘婆子知道不是。
    沈琪起初并未说出真相,而是在跟苏姨娘斗地白热化的时候,才忽然翻出这桩陈年旧事,并借此将苏姨娘和刘婆子的老底儿全部揭开。
    伯府的主子们这才发现,刘婆子竟然有着烂赌、酗酒、偷盗、勒索、以权谋私等种种恶习。身为刘婆子的主子,谭氏顿觉脸面受挫,勃然大怒,下令将刘婆子打得半死不活,对苏姨娘也许久没有好脸,之后的一连串事件,更是直接将苏姨娘及刘婆子,甚至沈琼霜、沈文密都打入地狱。沈琪大获全胜。。
    也是直到那时,伯府的主子们才知道刘婆子嫁人后的那段往事。
    当初刘婆子投奔伯府,说法是丈夫病逝,家里的钱也因为丈夫的病而全填了药罐子。然而,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事情还得从刘婆子与苏柱儿结亲说起。
    刘婆子年轻时也是个美人,不然也生不出苏姨娘这样的女儿。而她的丈夫苏柱儿,若单论人才相貌,就是搁在伯府的小厮里,也是最不出挑的那一拨。像刘婆子这样得宠的大丫头,平日里,就是看苏柱儿一眼,恐怕都嫌埋汰。
    但是,苏柱儿也有他的优点。
    一来苏柱儿脱了奴籍,乃是自由身,若是跟他结合,生的孩子就不必再当奴仆伺候人;二来,自然就是苏柱儿的娘为儿子留下的身家财产。
    虽然丑,虽然跛,但就冲上面两点,苏柱儿勉强也可算得上良人。
    再说,那时刘婆子也没得多少挑头。
    她不是清清白白的黄花闺女,而是被主子收用过的。
    这个主子,自然就是如今的威远伯沈问知。沈问知如今上了年纪,于女色上颇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显得后院清净了些,但在年轻的时候,却也是个风流惯了的,那时他后院的女人数量,比其子沈承宣,完全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正室妾室不说,通房也有好些个,而刘婆子,则连通房也算不上——不过是沈问知兴致一来,临时拉了泻火的罢了。
    身为谭氏的梳头丫鬟,刘婆子其实看得很明白:谭氏心狠手辣容不下人,沈问知又太过风流,所以,与其顶着谭氏的压力,跟一群女人挣破头,去抢那虚无缥缈的宠爱,还不如另觅良人。
    哪怕穷点,哪怕丑点。
    所以,刘婆子不像其他被沈问知收用过的丫头一样争着上前,反而向谭氏大表忠心。果然,谭氏对刘婆子的表态十分受用。
    于是,当谭氏的奶娘求上来时,谭氏便将刘婆子指给了苏柱儿。
    跟沈问知比,苏柱儿又穷又丑还跛脚,但那时刘婆子想,好歹没穷到吃不饱肚子,也没丑到面目可憎,就是跛脚,也只是走路难看了些,并不妨碍过日子。
    像她这样被主子玩儿过,却又没成妾室,也没成通房的丫头,出路不外乎两个。要么留在府里,随意配个府里的小厮,生下的孩子也要继续伺候人;要么求恩典出府,嫁给戏子贩夫等三教九流之辈,一辈子沉沦底层,终日为衣食奔波。
    相比之下,苏柱儿真算是不错的选择。
    于是,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刘婆子应允了这门婚事——虽然即便她不应允也得应允。
    看着儿子拜了堂,成了亲,谭氏的奶娘终于欣慰又解脱地咽了气儿,而苏柱儿和刘婆子,也正式开始了小夫妻的新婚生活。
    起初,苏柱儿是极稀罕刘婆子的。
    若不是亲娘去求了谭氏,若不是亲娘置办的良田大宅,他苏柱儿哪里娶得到这样标致的媳妇儿!是以,最初苏柱儿也是把刘婆子捧在手心里宠过一阵子的。
    但是,当新鲜感褪去,当他脱离老娘的管束,逐渐有了自己是一家之主、是刘婆子的主宰的意识的时候,原本的仰望和欣喜就彻底变了味儿。
    标致又如何?还不是个被玩儿过的破烂货!而且,若论标致,只要舍得花钱,那楼子里的姐儿们不是更标致?
    他有钱,他是男人,是刘婆子的天和地,他不需捧着她,应该反过来才对。
    当意识到这一点,苏柱儿全然忘记了自己的缺陷。男人在外面再怎么不堪,面对自己的婆娘,却总有着无穷的底气,甚至会生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的错觉。
    于是浓情蜜意不再,苏柱儿把自己当皇帝,刘婆子便只能小心伺候。这时候,苏柱儿已经开始时不时地打刘婆子一顿,边打边说自己受骗,说自个儿娶了刘婆子这个被玩儿过的烂货是倒了大霉,打她是应当,刘婆子若敢顶嘴,则只会打得更厉害。
    对此,刘婆子忍着。
    乡下汉子打婆娘并不少见,苏柱儿不是唯一打的,也不是打地最狠的,日子还能过,吃喝还凑合,所以刘婆子安慰自己,觉着自己不是最惨的,那么,就继续忍着,过着吧。
    可是,隐忍换来的从不是收敛,而是变本加厉。
    手头有钱,无人管束,再加上闲汉二流子引诱,苏柱儿很快就吃喝嫖赌四字全沾。
    尤其是喝和赌。
    喝醉了打刘婆子,赌输了还是打刘婆子,后来有了苏姨娘,拳脚也不会特意避开还是孩子的苏姨娘——他是她老子,生了她养了她,无意中踹到几脚算什么?
    吃喝嫖赌打妻女,这样舒服惬意的日子,苏柱儿过了三四年。
    三四年后,妻女还能打,吃喝嫖赌却只能想想了。
    一座农家大宅,两百亩良田,再加上刘婆子当丫鬟时积攒下来的全部身家,几年的功夫,就被苏柱儿败了个干干净净。没了钱财,以前捧着苏柱儿的狐朋狗友,立即也是散了个一干二净。以往笑脸相迎的赌场青楼,也瞬间变得面目狰狞。没了钱财,没人瞧得起苏柱儿。
    有些人,愈是困顿,愈是斗志昂扬,还有一些人,愈是困顿,却愈卑劣。被比自己强大的人羞辱压迫,他们不敢反抗,也不能反抗,只能在心里发酵,然后千百倍地作用在比自己更弱小的人身上。
    苏柱儿显然是后者。
    宜生还记得,上一世,当刘婆子的劣迹被翻出,谭氏大怒要处置刘婆子时,苏姨娘涕泪满面地为刘婆子求情,甚至不顾众多丫鬟仆妇看着,掀开刘婆子的衣服,露出那即便已经过了许多年,却依旧触目惊心的累累伤痕。
    刘婆子和苏姨娘的过去并非她们以往说的那样平静,苏柱儿也不是病死,而是被赌场追债的人打死。
    若不是刘婆子和苏姨娘跑地快,下场可能比被打死的苏柱儿还要惨。
    这些事,宜生并不十分清楚,只是从苏姨娘的哭诉,以及刘婆子身上的伤痕中大致推测而来。
    刘婆子的遭遇的确让人同情,但是,想起刘婆子的那些作为,宜生却着实同情不起来。
    明明饱受苏柱儿酗酒烂赌之苦,但当苏柱儿死去,母女俩脱离苦海,甚至因苏莞儿成功当上姨娘,而有了份十分光明的前途时,刘婆子却走上了苏柱儿的老路。
    女儿是姨娘,自己又是得脸的妈妈,若是不作妖,刘婆子满可以相对舒服地安度晚年。可是,吃喝嫖赌四个字,除了嫖没沾,剩下三项,刘婆子几乎是完全循着苏柱儿的轨迹,一步步愈陷愈深。
    刘婆子还算有几分理智,虽有勒索丫头以权谋私等举动,却也注意着分寸,但既要注意分寸,自然就敛不来多少钱。哪怕有苏姨娘时时孝敬,刘婆子也总是缺钱。
    于是,就盯上了七月。
    傻子不会告状,傻子的娘还是个软柿子,只是顺走几件首饰而已,只要行事谨慎些,就不会有人发现。
    刘婆子是这样想的,于是她做了。
    上辈子,不用她来诓,七月自个儿就在外面,所以她轻易得手,还把七月推倒,以致沈七月变成沈琪。
    这辈子,宜生寸步不离地守着七月,本以为不会再有这一出,可谁想到,七月不出门,刘婆子就主动找上了门。
    宜生有些愤怒,但比愤怒更强烈的,却是抑制不住的惶恐。
    她重生了,她变了,可是,剧情也变了。
    即便她把七月看得牢牢地,上辈子的事却还是发生了,且是以更加激烈、更加无可抵挡的姿态。
    这是否意味着,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前世的悲剧,该发生的依旧会发生?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女生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嫡妻不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温凉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嫡妻不贤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