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嫡妻不贤 > 正文 来了
    谭氏的眼皮狠狠跳动了几下,转眼换上一脸慈祥和蔼的表情。
    “真是素素啊。”她作势向前走几步,那叫素素的妇人立即几大步跨到谭氏跟前,让谭氏挽住她的手,“好孩子,你的事儿我都知道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两人抱头痛哭,一边互相问候着,一边说起双方这些年的情况。而围观的群众也从两人的话中确认,这素素原来还真是沈承宣的侍妾,孙义庆向沈承宣讨要素素的事也确实属实。
    这样说来,这素素闹上门倒也不算什么丑闻了。人们纷纷议论着。
    耳尖地听到周围人的议论,谭氏这才松了一口气,也没有耐心再跟素素作戏,作势哭累了便跟素素分开,分开后,忽地想起什么,又低头去看素素身边的那孩子。
    这一看却是愣住了。
    虽然方才就听小厮说,这孩子跟沈承宣长得像,但耳闻毕竟不如眼见。
    自己儿子的长相,谭氏是再清楚不过的,而这孩子,五官几乎全随了沈承宣,竟是半点不像素素。若是说谭氏之前还有些怀疑素素用野孩子冒充他们伯府的血脉,但在看到这孩子的那一刻,这怀疑便立刻随风消散了。
    像,太像了。
    谭氏心硬如铁,四个孙子孙女,只有沈琼霜和沈文密嘴甜会说话,比较讨她喜欢,但,也只是比较之下罢了。
    她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怎么放在心上,对孙子孙女又能有几分真心。
    唯一被她放在心尖尖的,只有沈承宣。
    而这孩子,像极了沈承宣。
    谭氏本就做出了一副慈祥模样,看到沈青叶的脸后,那故作的慈祥倒有了三分真诚。
    “好孩子,受苦了吧?”算起来这孩子应该已经十三岁了,但看起来却跟七月差不多,要知道七月本来就长得比同龄人小些,而这孩子比七月还大了三岁。
    还有身上的穿着。
    谭氏看着那寒酸的衣服,再看着那张脸,就好像看到自己捧在手心上的儿子穿得那么破烂般。
    一想到那场景,她就心酸地几乎落下泪来,再看沈青叶的穿着,也就更加无法忍受。
    接下来,围在伯府前的民众们便免费观赏了一场血亲相认,祖母慈爱的戏码。
    谭氏柔声细语地询问着沈青叶的情况,叫什么名字,有没有读过书,针黹女红如何……即便很多东西都已经从小厮口中得知,却还是挨个儿地问了一遍。
    既要演给人看,自然要演的全乎些,才不浪费眼前这众多的观众。
    谭氏演地动情又投入,沈青叶心里却有些复杂。
    她低着头,看着像是怕生不好意思,却也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谭氏的柔声问询一声声落在耳朵里,她却听地恍如梦中。
    谭氏这个人,她还是十分了解的。
    哪些是做戏,哪些是真心,她也多少听得出来。
    而现在,谭氏虽是在演戏,却也的确有着几分真心。而这真心,却是她以前身为沈七月的时候,得不到,也不屑得到的东西。
    没想到,换了个壳子,居然能得到谭氏这样的温柔。
    还真是讽刺。
    可是,再怎么讽刺,她也得陪着演下去。
    如今的谭氏,是她的救命稻草。
    是沉沦谷底的沈青叶不得不抓住的救命稻草。
    一如前世那般。
    前世那个沈青叶是怎么做的呢?撒娇?装傻?她不知道,但她相信她能做得更好。
    心思绕了一圈又一圈,她终于抬头,将那张酷似沈承宣的脸完全露出来,看着谭氏,弱弱地道:
    “你……是我奶奶么?”
    小小的孩子仰起头,语气里带着点期冀,带着点害怕,还有一丝难以觉察的孺慕。而那嘴角翘起的弧度、眉头拢起的模样,更是几乎跟沈承宣一模一样。
    谭氏只觉得,心好像被什么轻轻挠了一下。
    任她如何把沈承宣疼爱入骨,那个小小的娃儿也已经长大,不会再用软软的声音唤她,不会再用孺慕的目光看她。反而甚至会为了别的女人而反抗她、顶撞她,让她伤心。
    眼前的沈青叶仿佛变成了小时候的沈承宣。
    “我是你的奶奶呀,可怜的孩子,十几年都没见过奶奶……”谭氏突然一把搂住沈青叶,一迭声地叫了起来。
    沈青叶被箍地浑身难受,但她没有反抗,而是乖乖地待在谭氏怀里,乖巧的样子惹人怜爱极了。
    那个叫素素的妇人在一旁抹着泪,脸上却仿佛放出光来,先前的颓唐与寒酸气也一扫而光。
    把祖孙相认的戏码演足了,谭氏擦了擦脸上的几滴泪,斜眼看了看那还停在大门口的马车,忽然笑了出来。
    “走,去见见你母亲。”她牵着沈青叶的手,笑眯眯地道。
    沈青叶和素素皆是一愣。
    母亲?
    等反应过来这说的是谁,素素的身子有一瞬间的瑟缩,但随即却又昂首挺胸起来。而沈青叶,则快速扫了四周一眼。
    她很快看到那辆马车。
    谭氏可不会顾及别人什么反应,说过那句话,她便已经牵着沈青叶的手,往马车前走去。丫头们十分有眼色,见状赶紧赶在谭氏之前跑到马车前,通知车里的人下车。
    路边围观的人群见状,也纷纷涌了过来。
    伯夫人居然让儿媳在当庭广众之下下车?而且还是在人家夫君旧日小妾带着孩子找上门来的场合?是当真不忌讳还是有别的缘故?不过不管怎样,对他们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来说,伯夫人谭氏让儿媳下车,就是个不容错过的围观机会。
    大户人家的女眷啊,平时可是难得一见的。而且这伯府少夫人年轻时可是京城有名的美人儿,如今虽然快三十了,但应该也还不错吧?
    想到这里,民众们的围观热情就更足了,纷纷涌向马车周围,而谭氏,却似乎并没有看到这情形,或者说看到了也并不当一回事儿。
    那边厢,车里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然后车帘便被掀开了。
    先下来的是两个穿红着绿的俊俏丫鬟,虽然也貌美,但也就是寻常大户人家里模样比较好的丫头,是以人群瞅了两个丫头几眼,便又伸长脖子往车里看。
    好在,车里的人很快下来。
    只是,头上却带了幕蓠,几乎把整张脸完全遮挡住。
    虽然也能看出身段窈窕,但终究看不到脸,实在是让人遗憾。
    人群中传来失望的叹息。
    见此,红绡脸上露出了怒色。
    她实在有些不明白,夫人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少夫人?让少夫人在大门前下车,让满大街的人看着少夫人指指点点,最关键的是,让少夫人下车的原因,竟是一个已经被送出去,如今又自己回来的妾室!若是想让少夫人承认那女人和那孩子,就不能进了府再说?偏赶在这当口,让少夫人被街上的粗人看去不说,还要逼着少夫人跟那女人演出一场妻妾和睦的戏码么?
    简直欺人太甚!
    然而,更憋屈的是,明知道对方欺人太甚,却还是不得不按照对方的安排走……
    撕破脸皮?针锋相对?
    那倒是爽了,可被这么多人看着,不论原因如何,他们都只会觉得是妻妾相争,会给少夫人扣上妒忌的帽子。
    想到这,红绡目光有些不善地看向对面那两人。
    那个叫素素的妇人,和叫叶儿的小女孩。
    那素素一副柔弱卑微的小白花姿态,配着那寒酸破旧的衣衫,再想想她北上千里投奔伯府的遭遇,一般人都会觉得她可怜吧?还有那个小女孩……对上那女孩的目光,红绡有些愣住了。
    这孩子的目光有些复杂……红绡不知怎么形容,只是感觉,那似乎不太像是十来岁孩子的眼神。
    而且,那目光凝视着的方向,是少夫人,以及,少夫人手中抱着的姑娘。
    “母、母亲!”
    沈青叶喉咙滚动,眼泪几乎也随之滚落,但最后还是竭力抑制住了。
    虽然面容被幕蓠挡住,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人。
    这是她的娘,疼爱了她十余年,最后还为她挡刀而死的娘!
    既然重生了,为什么不还是重生到沈七月的躯壳上?为什么竟然让她重生到沈青叶身上?!
    沈青叶,这个出身下贱,早就该跟她那个娘秦素素一起下地狱的贱人!为什么她要重生到这样一个躯壳上?!
    一看到那马车上下来的人,她就想甩开秦素素的手,想要飞奔上前,扑到她真正的母亲怀里。可是……母亲怀里已经有了人。
    她的目光又在那个睡得正熟的身影上扫过。
    酣睡的侧脸,娇美又秀气,比京城任何一家的小娘子都好看数倍……那是她上辈子早就看惯了的脸,可如今,却长在了别人身上!即便那个“别人”本就是那张脸的原主,沈青叶还是不舒服极了。
    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被人夺走了一样。
    而且……她又看了一眼那熟睡的女孩。
    沈七月……这次居然没有出事么?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就是因为沈七月没出事,所以她才穿成了沈青叶?
    并非只有红绡注意到沈青叶目光的异常。
    谭氏和秦素素因为角度的问题看不到,红绡看到了但也只诧异了一下并未多想,只觉得或许这孩子经历坎坷,所以较同龄的孩子更为成熟。至于绿袖,更是看到了等于没看。
    只有宜生看出那目光的含义。
    那目光,不是秦素素那样装柔弱的楚楚可怜,也不是普通孩子见生人时的胆怯羞涩,反而……像是见到久别的故人,激动,喜悦,不敢置信,却又因为什么而压抑着,不敢相见不敢相认。
    宜生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儿,只似乎听见一个声音在耳边说着:她来了。
    她来了。
    沈琪来了,终于来了。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女生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嫡妻不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温凉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嫡妻不贤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