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命运之轮[西幻] > 正文 失控(六)
    夜风吹动书房的窗帘,带着融化冰雪的气息,灌入乔纳森的头发。烛摇影动,墙上的阴影水草般飘忽不定。
    “你要为了他和我动手,和你十六年的朋友动手。很好,那就来吧。”乔纳森从桌子上跳下,将手伸到腰间。他的匕首“柳枝”挂在那里。柳枝的外表像一只短笛,抽出来里面却是一呎长的钢针,烛光照在针尖上,如同新星般闪耀。
    “你的手伤怎么样了?如果没有好的话,我可以把左手背起来。”乔纳森用力挥动几下柳枝,慑人的寒光在空中挽出一朵玫瑰。随着他的动作,柳枝伸长、变大,原本木质的柱状手柄也改变成刺剑的护手的形状。
    “阿伦给我治疗过。”提摩西卷起袖子,露出已经结痂的伤疤,“德鲁伊的法术挺管用,虽然挺……恶心。”
    提摩西一想起来军情四处的首领,就忍不住皱眉头。那名叫做阿伦的德鲁伊,用嘴巴嚼着草药,绿呼呼的汁液和黏糊糊的草药糊在他嘴里,连牙齿都染成了绿色。他还会一边念着古怪的咒语,一边安慰提摩西说:“橡树之父啊,大自然在牺牲,这些植物想救您。”这时候,绿色的汁液和黏糊糊的各种草药混合体,就会顺着他嘴里流下,弄得下巴和胸膛上都是。
    这样的治疗确实有些恶心,特别是有时候阿伦的嘴里还会嚼着蚯蚓。也就难怪贵族们情愿去找圣光教派的牧师们祈祷,也不愿意接受自然教派的德鲁伊快速有效的治疗。
    “很好。”银发的副统领背起左手,站直身体,把柳枝竖在钢蓝色的双眼前,摆出击剑的姿势。“你可以先攻过来。”
    提摩西没想到乔纳森一开始就把柳枝的力量给发挥出来,直接用上长剑状态。作为暗影行者,主武器几乎都是短兵器的匕首,如果要发挥更大力量,则会递进为长兵器。但更大的力量代表着更大的代价,即使是在面对巨羊怪潘的时候,提摩西也不会随便把钢牙给递进到长武器的姿态。乔纳森看起来是认真的,他拿着刺剑状的柳枝的时候,向来都是背着左手以求平衡和精准。
    “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但你似乎没有抓住问题的重点。”提摩西靠着门,也不去摸腰间的钢牙,仅用冰冷的眼神凝视着乔纳森,“我是说,阿尔瓦的身份不简单。我俩可能杀了他的母亲。”
    “你这是在转移话题吗?”乔纳森说,“我可不记得我们什么时候一起执行过同一个刺杀任务。”
    “有,我们第一次任务。阿尔瓦的领带扣里有那名贵妇的画像。”提摩西说。
    “贵妇有很多,你看清楚了吗?”看样子打不起来,乔纳森振剑入鞘,把柳枝变回短笛状的形态,别回腰间。
    “也许吧。”
    “什么叫也许,你要先弄清楚!”
    “我会弄清楚的。”提摩西眯着双眼,越过乔纳森的肩膀看向窗外。
    “哼,第一次吗?我记得我捅死了一名女侍,”乔纳森陷入靠背椅,同时也陷入了回忆,“我三天都没睡着,吐得什么都吃不下,而你明明也杀了人,但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那时候我觉得你……”他把说了一半的话,又吞了回去。
    不用乔纳森点明,提摩西也知道他怎么想的。
    那时候我觉得你冷酷无情。
    在过去的那些时间里,提摩西或许是无情的,至少在他周围的人看来,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不过在那之前,提摩西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冷酷。在北地,在他的家乡霜风城,他曾经也有过亲情,家里七个兄弟姐妹,提摩西是老三。他也有过友情,并且在乔纳森那里找到了新的友谊,只是他离开家乡的时候,才十二岁,爱情还未翩然而至。
    我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无情,提摩西曾经对奥武这样说过。然而阿尔瓦的表情看上去并不相信这话,或许阿尔瓦是以为提摩西只是刺几下那和他作对的下属。
    月渐西沉,乔纳森离开不久,提摩西做了简单的洗漱,毫无声息地上了楼。阿尔瓦睡得正香甜,散发着幽幽蓝光的次方球被放在床头柜上,给他瓷白的肌肤也罩上一点忧郁的蓝色。
    提摩西坐到床边,用手指轻轻拨弄阿尔瓦的头发。和白天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发型不一样,他睡觉的时候会把头发放下来,不少发丝都凌乱地搭在脸上。
    那名贵妇的画像,并没有一头红头发,这头红发,或许是来源于父亲。
    会是那个男人吗?
    提摩西第一次看见阿尔瓦,就有一种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是他决定藏于内心的一个秘密,连乔纳森也不知道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已忘记了那名红发白肤的男人的脸是什么样,直到遇见阿尔瓦之前,他都不再愿意回忆起来他们相处的任何片段。
    拿着阿尔瓦重要的领带扣,提摩西连夜找来李嘉图,让他马上弄一副放大的画像出来。这个过程并不太长,等李嘉图弄完画像离开,天也才刚刚蒙蒙亮而已。
    想着还能睡上一个小时,提摩西脱掉衣服钻进温暖的床被之间。他冰冷的身体贴上阿尔瓦的温暖的躯体,让那名红发男子被冻得抖了一下,睁开惺忪的睡眼,糯糯地出声:“大人?”
    “睡吧。”
    真温暖。
    就像是以前一样。
    等提摩西再次见到乔纳森,已经是三天后的中午。乔纳森这几天忙着各种盯梢,显然不是出于窥探他人隐私的爱好。提摩西正坐在统领办公室内,翻看永远也无法阅读完的报告,昨天李嘉图在奥武的协助下,已经弄清楚剩余法阵的具体位置,拆除工作正在井然有序地进行。阿尔瓦则是依旧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身边摆满了他计算所用的稿纸。
    乔纳森敲门进去,与提摩西低语几句,他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阿尔瓦。“走吧,去抽烟。”
    提摩西心领神会,俩人出了办公室,在军情处统领办公室走廊往上走,到了天台。这里恐怕是整个军情处建筑群里,唯一可以看见阳光的地方。天空阴沉灰暗,远处的天际线模糊一片,即使是目力极好的乔纳森,也看不清楚那条线。
    “没错,真的是她,我们第一次杀人的任务对象。”对着画像上的女子,乔纳森吐出一口烟雾,“护国公爵威尔沙的妹妹,艾斯米兰达·威尔沙。”
    在加圣斯通流行的烟斗样式,和北地的不一样。过来这么多年,他们已经入乡随俗地用上这种烟斗。虽说是叫烟斗,但烟锅却扁扁浅浅的,只有拇指盖大小,又长又直的烟杆上雕刻着各种花纹。
    这样的烟斗,里面根本放不了多少烟,乔纳森还没抽上几口,就感觉就已经吸不出来什么。他把烟斗在扶栏上轻轻磕了几下,闷闷地说:“如果说,这个画像上的女人,真的是阿尔瓦的母亲,那也不太正常了。”他从怀里摸出烟草,重新填装上,“我看他或许是个冒牌货,当时你不是杀了威尔沙夫人的儿子吗?威尔沙夫人只有一个儿子,在十一年前就死了。”
    “不,我没有。”提摩西背靠栏杆,两只手肘撑着身体,脸色像天气一样布满阴霭,“我没下得去手。或许阿尔瓦真的会是当时的那个孩子。”
    过去的十一年来,提摩西一直把这件事情隐瞒得很好,当他说出这样的话来,乔纳森根本掩饰不住他惊讶的表情。两人默默无言地待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乔纳森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不要妄下结论,先调查清楚吧。”乔纳森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在肺里转了一圈,再从鼻子里喷出来,“如果他真的是,那么来接近你的目的肯定不会简单。你自己要小心。”
    “是的,我知道。”提摩西点点头,转身回统领办公室,乔纳森则从天台上跳下去,在落地之前遁入暗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李嘉图大师,这真是太棒了!我从没想过还可以这样。”刚到办公室门口,阿尔瓦略微带有一点兴奋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提摩西不动声色地将画像藏在衣服里,推门进入办公室。
    李嘉图和阿尔瓦坐在沙发上,两人手里都拿着不少稿纸,他们靠得有点近,阿尔瓦的双眼亮晶晶的,闪耀着好奇的光芒。
    李嘉图是来送报告的,提摩西点点头,和李嘉图说着关于城内法阵拆除工作的事情。然而他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小学徒那里,如果阿尔瓦真的是抱有不单纯的目的,来接近他的话,为什么要将那幅画像给他看呢?
    接下来的几天,阿尔瓦已经完全沉浸在了次方球的世界里。到了晚上,提摩西拿手指拨弄他的时候,他却捧着次方球的计算稿翻看个不停,搞得提摩西兴致全无。明明在药物的作用下,可以显现出那么诱人的一面,却在清醒的时刻这样的无趣。
    在这方面,提摩西毫不怀疑,阿尔瓦就是一张白纸。提摩西本以为这张白纸,已经染上他的颜色,却没料到白纸很快恢复到了以前的生活状态。如果是一般情况下,在享用过两次那样的夜晚之后,多少也应该食髓知味,向欢愉的赐予者索求。但他没有,一丝一毫都没有。唯一起到所谓暖床的作用,也像是个灌满热水的袋子。
    更让提摩西不快的是,阿尔瓦最近和李嘉图的交互有些过于频繁。
    “你以后不要再和李嘉图见面了。”面对连日来态度冷淡的阿尔瓦,提摩西终于在晚归时刻爆发,刚刚回家就把他压制在门板上,说话的语气冰冷且不容置疑。
    “为什么,大人?我做错什么了吗?”瞪着近乎无辜的大眼睛,阿尔瓦问。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女生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命运之轮[西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隔壁王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命运之轮[西幻]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