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命运之轮[西幻] > 正文 弃子(二)
    次方球持续转动、分解。原本纠成一团的金属线,在阿尔瓦优雅精准的手势之下,如同花朵一般盛开。奇迹般的光芒映照着阿尔瓦的手,看得提摩西隐隐觉得手痛,能够把手指做出那样极限动作的人,竟然还没有骨折,不得不说也算是另一种奇迹。
    咒语穿过烈焰与海水、疾风与云雾,从阿尔瓦的口中渗透出来。伴随着咒语与手势,原本缠绕在次方球上的金属线,柔软得不可思议,如睡莲般盛开在阿尔瓦的手心里。而那光芒四射的花芯上,悬浮着拇指大小的玻璃瓶,里面根本就没有纸条。
    “这是失败了吗?”乔纳森问,“里面什么都没有。”
    小心地放下次方球,阿尔瓦将玻璃瓶放在手心里。次方球的光芒依然暗淡下去,而玻璃瓶里的水则开始隐隐发光。“大人,我没有打破次方球,这并非因我出现失误,导致纸条融化。这里面原本就没纸条,老师留下的就是这瓶水。”
    “那是什么?”提摩西问。
    “一个魔法,大人。”阿尔瓦把玻璃瓶放到眼前,闭着一只眼睛查看瓶里的水,“真实之镜,没错,这是我老师的水。在真实之镜里面的,比起语焉不详的纸条,他留下了更为直接的图像线索,现在我需要……需要一个水盆,宽口平沿,黄铜铸成。”
    很快,阿尔瓦就得到了铜盆,因为它就在盥洗室的架子上,哪儿都不能去。
    又是一通在提摩西看起来亢长无趣的念咒,泛着些微青绿色的水,从玻璃瓶子里缓缓流出。阿尔瓦小心地控制水流和咒语的节奏,这看起来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他的鼻尖上开始渗出细微的汗珠。玻璃瓶里的水,如同染料一般,铜盆里原本清亮透明的水,变成了幽幽泛光青绿色。
    “可以了,大人。”阿尔瓦放下玻璃瓶,长出一口气。
    “这是什么?”乔纳森好奇地问。
    “真实之镜,它可能会自己显现出东西。或许是正在发生的现在,或者是不存在的过去,或者是不会到来的未来。”阿尔瓦解释道,“当然,施术者也可以让它显示想要显示的画面。既然这个水是老师留下的,那么一定就是什么线索。”他顿了一下,转身朝向铜盆,“现在我得去看看真实之镜,如果我挣扎了,拜托把我从幻境当中拉出来。”
    正在滔滔不绝的阿尔瓦,猝不及防地被军情处统领给捏住鼻子。提摩西下手有点重,弄的刚刚恢复的眼眶又红了起来。
    “去吧。”抹掉小学徒鼻尖上的汗水,提摩西将手收回来,看着他慢慢地把通红的脸浸入铜盆。
    水面下一片漆黑,阿尔瓦感觉自己在下沉。慢慢地,无数的光亮如同萤火虫在他身边飞舞,最终照亮了整个世界,而后又慢慢黯淡下去。
    阿尔瓦感觉自己被海水包裹,他的头发如同水草一般漂浮着。这个地方看起来很熟悉,好像是他呆过十四年的法师塔。周围的一切都像是浸透在水波里,塔身看上去都弯弯曲曲的。阿尔瓦从未喝醉过,但他想这一定是喝醉了之后才看得到的景色。
    一道刺目的亮光闪过,一名穿着黑色斗篷的人,凭空出现在塔前。看身材应该是名男子,只是他把兜帽拉的很低,看不清楚脸,下巴也被围巾挡着,手上戴着醒目的白手套。大雨滂沱,雨水顺着他的斗篷汇聚成小溪,却未湿分毫。黑斗篷男子敲了门,而林德利哥大师好像没有感觉到雨一般,近乎痴呆地站着。
    在雨夜里,埃德加披着一件单薄的睡衣来开了门,如果阿尔瓦没看错的话,他脸上的表情近乎惊喜。
    这个天气,阿尔瓦不用努力,都可以回忆起来在老师被害的前一天晚上,那一场大雨。雨水冲刷掉所有的足迹,让军情处可以探查的线索微乎其微。
    林德利哥大师快走几步,一把捧住阿尔瓦敬爱的老师的脸,对着嘴唇深深地吻了上去。难得一见的羞怯从四十多岁的中年大法师脸上浮现出来,埃德加推开林德利哥,低头说着什么。林德利哥紧拥着埃德加,又一次用深吻让这位阿尔瓦所尊敬的大法师闭嘴。
    水声太大,阿尔瓦即使尖起耳朵,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那名黑斗篷男子,趁埃德加不注意绕到他的身后,寒光闪闪的匕首出窍,对着埃德加的后背猛然刺去!
    “老师!”阿尔瓦惊叫出声,却因此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呛水了。
    画面开始闪烁不定,冰冷的水流呛入肺部,在气管内变成一种火辣辣的痛感。他感觉很痛苦,更让他难受的是,他觉得自己这次恐怕要搞砸了。
    那些如同木偶戏片段一样的画面,开始快速地跳跃——埃德加用闪现术移动了四十码,黑斗篷收起匕首,林德利哥用魔杖戳伤埃德加,埃德加逃到卧室,巨羊怪潘出现,黑斗篷离开,埃德加和林德利哥对决……
    “不!不不不!别这样!我还可以的,我可以坚持!”看到老师濒死之前留下的线索,阿尔瓦本的内心在咆哮,他想要看得更多,更清楚,然而事与愿违。他在挣扎,并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在他快要被淹死之前,一只有力的大手把他的身体从水面下的幻境扯出来,连同神志一起,拉回到现实世界。
    “你还好吗?”提摩西问。
    “你看见了什么?”几乎是在同时,乔纳森问。
    殷红的头发湿漉漉的,凌乱地紧贴面颊,阿尔瓦用力地咳嗽着,谁的问题暂时都无法回答。水珠顺着他的面颊滴落到胸口,湿润了那里的布料,皱巴巴地贴在胸口。
    他摇着头,努力回想最后这个画面,看上去怎么都像是埃德加在单方面挨打,在他的记忆当中,他的老师严厉而且强大,这样的情况不太正常。而且,在被拉出真实之镜的瞬间,他看见那个穿着黑斗篷的人正在拉下兜帽,功亏一篑的挫败感让他觉得身体发冷到麻痹。
    “我想,我看见了老师的死亡。大人。”在提摩西一通轻柔的拍打背后之后,终于缓过气的阿尔瓦慢慢开口,“如果再多哪怕一秒,我都可以看见凶手的脸。”他用最大努力形容了他看到的景象,那些破碎的画面也通过逻辑来补充完毕。
    在他刚刚叙述完镜中所见,原本平静的铜盆里,开始射出几道光线。好奇心瞬间爆棚的阿尔瓦附过去一看,在水盆底部静静地躺着一枚圆盘。
    阿尔瓦把圆盘捞出来,在凸起的一面,刻着五芒星装饰,这正是秘幸会的标志。每一个五芒星的尖角上,都有一颗白色的宝石。有三颗黯淡下去,剩余的两颗还亮着。
    “这个我从未见过。”阿尔瓦翻来覆去地观察五芒星,“或许李嘉图大师会知道。”
    “我刚刚才说过,这么快就忘了?”提摩西皱着眉头,语气当中尽是不悦,“你不能再去找李嘉图。”
    铜盆忽然又发出一道亮光,这次是几个字母和一串数字。
    tg 163-309109271820
    数字消失之后,铜盆里的水瞬间沸腾,咕咚咕咚地煮开,再卷成水流,“噗”地一声如同喷泉一般喷到空中,化作水汽消失得无影无踪。
    “刚刚那是什么?”在铜盆沸腾的瞬间,乔纳森后跳躲过水蒸气,现在他又走了回来,站在现场狐疑地盯着小学徒不放。
    “没关系,这个魔法是一次性的。大人。只是自动销毁。”阿尔瓦连忙解释,实际上在他们三个人当中,被吓得不轻的只有他自己而已。
    “那个数字,你看清了吗?”提摩西问。
    “tg 163-309109271820。”这串数字和字母几乎是一闪即逝,阿尔瓦凭借自己快速的记忆,将它给记了下来。
    “tg 163-309109271820……”提摩西重复了一遍,紧皱着眉头思索。
    阿尔瓦手中的圆盘突然发生异像,原本亮着的两颗白宝石里的一颗,开始不停闪烁,一次比一次要黯淡。阿尔瓦突然发现,在那颗宝石下面的内角,正好也刻着163的字样。“地址!”阿尔瓦出声叫道,“这是地址!大人!”
    “tg,神殿花园区吗?神殿花园区163号!”提摩西同意了阿尔瓦的推测,“乔纳森,今天晚上你再辛苦一下。我和阿尔瓦去神殿花园。”
    乔纳森无所谓地耸耸肩,绕道书房从窗户出门,而阿尔瓦则尽力跟着提摩西一路向神殿花园区飞奔。
    神殿花园区聚集着加圣斯通大部分宗教的神殿,圣光教派的圣光明大教堂,矗立在整个区的最中央,作为最大最醒目建筑作为地标。其他的教派的神殿看上去则像是围绕着圣光明大教堂而修建,以至于初来加圣斯通的人会以为,神殿花园区是以圣光明大教堂为中心而修建完成。
    其实并非如此,三千年以前,德鲁伊们就在加圣斯通修建了花园。至今这个花园,依旧是德鲁伊们的神殿,也面向公众开放,甚至让游客们忘记了那里本来是神殿而并非公园。
    神殿区花园163号,处于德鲁伊神殿的西南侧,穿过一条阴暗的巷道,就可以找到这座看上去破旧不堪的神殿。不起眼的黑色石头歪歪斜斜地搭着拱门,拱门上涂抹着各种动物干枯血液。
    这里供奉着痛苦女神塔娜。
    痛苦神殿的门没关,提摩西和阿尔瓦没有费任何力气便进入神殿内部。并不宽敞的正殿里,低矮的拱顶反射着水光。塔娜女神的祭司趴在祭坛下面,内脏从他身下流出来,鲜血布满地上的沟槽,形成神秘的图案。
    阿尔瓦手中的圆盘,那颗原本在闪烁的白色宝石完全黯淡下去。
    他死了。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女生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命运之轮[西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隔壁王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命运之轮[西幻]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