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命运之轮[西幻] > 正文 仇恨与救赎(五)
    舞会还在继续,乐曲缭梁不绝。阿尔瓦在提摩西的命令之下,被迫下了楼,悄悄躲在廊柱的阴影里。这些廊柱组成了连接偏厅与大厅的拱门,到了这里,他才发现,在六色偏厅里还有不少人。
    自然教派的德鲁伊们,穿着褐色的法袍,靠在绿色大厅的窗户边。他们默不作声地听着风声,兜帽拉得很低,双手都在袖子里,看不清楚脸。阿尔瓦的突然到来,让的德鲁伊们都扭头朝向他,虽然他看不见他们的表情,但是他知道他们在看他。
    这种注视并不会让人舒服,阿尔瓦微微点头致歉,他不确信这时候开口是否会冒犯这些大自然的聆听者。他换了一个地方,发现每个偏厅里面都有人,不愿意跳舞的人,有事情要商量的人,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们没有待在大厅里。
    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毫不掩饰自己的宗教信仰,佩戴着各种宗教的标识。圣武士与圣骑士还有牧师们,戴着白色圣光球徽章;苏珊娜的祭司则是在斗篷背后绣着女神爱之吻,鲜红的嘴唇热情火辣地撅着;身着黑色法袍的术士,佩戴着挣扎的腐烂紫色手臂的纹章;还有阿尔瓦也信仰的,智慧之神尼尔斯的信徒,他的全知之眼凝视着世间的一切……
    这样的走动对他来说是一件略微有些困难的事情,刚刚激烈的交合之后,提摩西并没有让他把身体里的液体弄出来。而是告诉他“夹紧,不要流出来。”如此下流的要求让阿尔瓦万分难堪,又不敢自己弄出来,不仅是他不知道这官邸的私室在哪里的原因。这些炽热的液体,在他体内翻滚流动,刺激着还在微微颤抖的黏膜。
    一只带着软蕾丝手套的手搭在阿尔瓦肩膀上,很快另一只肩膀上搭上了另一只手。两名褐色头发的姑娘,长得一模一样,在她们不戴面具的时候,阿尔瓦都不能分辨她们谁是珍娜,谁是安娜。
    “情夫先生,过来了这里,不跳一曲吗?”她们异口同声地说,嘴角挂着让人无法拒绝的笑容。
    阿尔瓦的脸上挂着些微的潮红,这并非是因为面对女士的邀请而感到害羞。他张了张嘴,思考着如何回答才能拒绝得不失礼仪。
    “别挡着,不管是行乐,还是跳舞,都要尽快。”还没等阿尔瓦回答,银发的男子出现在他身后,声音一听就是乔纳森,不由分说地推着阿尔瓦走。
    这种古老的舞蹈,带有强烈的仪式性。男女分站两边,随着音乐往前踏脚,每一名女士与男士跳一节韵,单韵节女士往前一步,男士不动,双韵节男士退后一步,女士不动。据说这代表着命运的相遇与离别,以及时光流逝,冬去春来。
    乔纳森排在阿尔瓦后面,推着他的后背,让他加入舞蹈的人群中。阿尔瓦不敢得罪这位副统领,又害怕被人发现自己下半身的一塌糊涂。每走一步,身体因害怕和羞耻,反而感觉更加强烈,他尽力在夹紧,却还是有一些液体顺着大腿往下流,划过肌肤的触感,令人无法忽视。
    “情夫先生,我们见过面,我是安娜。”褐发女子堆着甜美的笑容,说出让阿尔瓦心惊胆战的话,“你看上去有点不舒服,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阿尔瓦尴尬地不敢去看她的目光,把目光放在前面的人的鞋子上,祈祷一节韵能够快点结束。
    “情夫先生,我是珍娜,我们也见过。”有着同样相貌的女子前进一步,问题也更进一步,“你的脸很红,真的没事吗?”
    “我……”阿尔瓦只得编造了一个理由,“我很抱歉,我第一次和女士跳舞。我,我有点紧张。”阿尔瓦确实紧张,但并非是因为女士跳舞造成。在体内游动的热液,无时无刻不刺激着他的神经,这种刚刚被人狠狠疼爱过,身体还处在敏感中没有褪却的感觉,让他几乎无法集中精神。
    提摩西站在加文旁边,后者百般无聊地靠着廊柱,盯着那名冒牌坦普尔伯爵。他看着那年轻正襟危坐在大厅主人应该坐椅子上。那本来应该是他的位置,他应该去跳舞,吃点心,一群人服侍着他,享受所有的恭维。而此刻他却只能端着一杯香槟,和一名公认无趣的男人站在一起,靠在廊柱上发呆。
    “你刚刚去哪儿了?”加文没话找话地问。
    “一点私事,对某个不肯说实话的人,给了一点小惩罚。”提摩西答道。这话并非完全虚假,昨天晚上,阿尔瓦去借口洗茶壶,暂时离开卧室。提摩西鬼使神差地跟过去,却发现他在施法。他在和什么人对话,当他发现提摩西却赶紧停了下来。
    昨晚面对提摩西的询问,阿尔瓦却转移话题,说他知道加文是秘幸会的成员,并且将联络盘给提摩西看。提摩西并没有进行进一步的询问,实际上,他看见阿尔瓦在摆弄的那个东西,是他所说的命运之轮模型。
    提摩西将目光投向在舞池,即使是阿尔瓦戴着面具,提摩西也可以轻易认出他。因为他的动作看起来实在别扭,而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其中的内情。提摩西双眼跟着他在舞池内转动,享用着秘密的甘美。
    好不容易弄干的身体,在一支漫长的舞蹈之后,又再次湿淋淋。舞蹈终于结束,阿尔瓦满身冷汗地退下,找了个相对阴暗的地方微微喘息。他的两条腿直发抖,如果不是礼服是长袍式,得以完美的遮挡,否则早就露馅了。
    当舞会进行到半夜,音乐停止,人声静默,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官邸离钟塔很近,庄严的声音如同水波般在这舞会大厅漫延开来。在这钟声中,所有人停下来低下头祈祷或者是装作祈祷。
    忽然所有的蜡烛都暗了下来,不是熄灭,而是火光变得微小。一名女士从大厅二楼的旋梯上走下来,举起双臂,威严的声音仿若一名女王,她的声音甚至盖过了钟声,高声宣布道:
    “舞会,结束!”
    哗啦——!
    从六个偏厅同时传来窗户破裂的声音,袭击者跳进舞会。他们穿着黑色紧身衣,缠绕在兜帽上的金色蛇形图案,在昏暗的光线中闪着微光。贵族们吓得尖叫、仓皇逃串、乱成一团。首当其冲的是坐在大厅主人椅上的替身,那名宣告者亲自结束了他的性命。
    那女士的动作仿佛一只蜘蛛,她从裙撑下面掏出双刀,腿的数量就人类来说算得上有点多。她飞奔到替身面前,速度快得难以置信,替身抽出剑想要反抗,却被她一刀割下头颅。
    “这个,是假的!”她提着头颅,用力扔到地上,厉声尖叫,“去找他!”
    蛇群出动,当提摩西在耶梦伽罗的时候,也只遇见过一次这种集体出动的情况。看来这是一单极大的‘生意’。不过提摩西早有准备,混在舞会中的狼人们立即开始反击,而来参加舞会的宾客当中,也不全是手无寸铁之人。
    德鲁伊那边,刚刚跳进窗户的刺客就被藤蔓缠绕住,这明显是阿伦的魔法。紧接着,变身成野兽的德鲁伊们,给了那些刺客用生命换来的血淋淋教训。
    圣骑士与圣武士们无论何时都携带着宝剑,即使是巨蛇兄弟会的刺客,要正面和他们对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从军情一处抽调过来的替补,奋力战斗以证明着自己的能力与价值,凯南努力地维护起秩序,掩护着贵族们从正门撤退。
    “天呐,他们要杀我。”一听见破窗声就躲到餐桌后面的加文,蹲在桌布后面,双手抱着膝盖,“这里不安全,我得去密室,你看看他们都走了吗?”
    “为什么你不自己看看?”提摩西蹲在加文旁边,寸步不离地保护着他。
    “这真是太可怕了,我不看!”加文说。见提摩西没有搭理他,只是抽出腰间的匕首摆出防御姿态,他妥协道,“好吧,我看看。”
    “我看!”加文深呼吸几口气,快速地从餐桌后面冒头,又迅速地缩回去。
    “看见什么了?”提摩西问。
    “刚刚太快,什么都没看见。”加文如实回答,却让提摩西有一种对他翻白眼的冲动,“我再看一次,我看!”他这次从餐桌后面探出半个脑袋,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有个红头发的贵族被两名女士架着走。”
    提摩西闻言从餐桌后面探出身体,看见在一片混乱当中,安娜和珍娜架着阿尔瓦往正门撤退。
    “情夫先生,你必须得走。”安娜说。
    “情夫先生,这里很危险。”珍娜说。
    “你先和贵族们一起撤退出去,不要呆在这里。”乔纳森手里拿着刺剑状态的柳枝,挡住一名刺客的攻击。
    阿尔瓦被他们推搡,挤入人群,在快要出大门时,一名中年男人拉住了他。虽说戴着面具,又看不清楚脸,提摩西只需根据他穿的衣服来判断,那人是李嘉图!
    提摩西如同野兔一般飞奔而去,不顾在他后面大喊大叫的加文,他的内心只有一个念头——追上他们!
    李嘉图带着阿尔瓦出了大门,不走近在眼前的大道,却奔向小巷。提摩西紧跟其后,在一个转角,一名年轻人突然从暗影中跳出,拦住了他的去路。加圣斯通的小巷错综复杂,若不是本地人或者是有本地人指路,肯定不会找到这里。
    “耶梦伽罗的暗夜行者,出现在冬至节的舞会,想要干什么?”他的服装提摩西一看就知道,这位也是耶梦伽罗的刺客。即使是离开耶梦伽罗十二年,提摩西也不会认错。
    “想和你跳支舞。”那名年轻的男子转过身,眼光黏在提摩西的匕首上,说话的声音十分清亮。“天启钢牙。”
    “我从不跳舞,”提摩西也注意到年轻男子手上的匕首,在黑暗当中闪耀着他熟悉的银光。“裁决银龙。”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女生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命运之轮[西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隔壁王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命运之轮[西幻]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