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千山调 > 正文 第八十四章看不顺眼
    沈霓裳一点儿都无那种说人坏话被当事人听见的窘迫,看了穆清一眼,转首依旧一副气定神闲,波澜不惊。</p>
    反倒是穆清显得有些不自然,容苏看着这似乎掉了个儿的两人,也是失笑,招呼穆清过来坐下。</p>
    他又换了壶水,重新开始泡茶待客。</p>
    穆清这才注意到案几上的瓷盒,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馨香:“这可是大哥制的香?”</p>
    沈霓裳这才发现,容苏并未将瓷盒收起来,她看了容苏一眼。</p>
    容苏没有看她,只神情自若道了句:“帮朋友做的,并非是我的方子。”</p>
    穆清“哦”了一声:“我能看看么?”</p>
    见沈霓裳未有做声,容苏点了点头。</p>
    穆清好简洁,并不似一般上士族那般讲究,但他从小被扈嬷嬷带大,对品香用香一道也是极熟稔。</p>
    他挨个将瓷盒拿起,并不全部揭开,只微微打开一条缝隙嗅闻品鉴。</p>
    “好香!此香有富贵意却不俗气,可是用沉香为主,檀香为辅?”放下意合香,见容苏含笑颔首,他笑道,“王都那些人定然喜欢。”</p>
    沈霓裳当然明白他所言的那些人定然不是指一般的王都百姓,而是和他身份一样的士族。</p>
    她原本也有些朦胧的想法,此刻听得他这般说,心里想着这家伙傻气归傻气,但也还算有些见识。这黄太史四香每一种皆用沉香为君,一般人家是负担不起的。</p>
    见穆清又拿起了挨着意合香的第二个瓷盒,沈霓裳不免朝容苏多看了几眼。</p>
    容苏神情镇定依旧。</p>
    容苏是真的很信任这个少年……这种信任的程度超出了沈霓裳的预期,她不禁深深疑惑起来。</p>
    她头回与容苏相识,穆清便在脉然斋。看得出两人不是第一回见面,但她同样看得出,那时两人应该交情泛泛。最多比一般的主客关系熟悉那么一点。</p>
    可如今容苏竟然连意可香的存在都不隐瞒,甚至还有故意让穆清知晓的意图……容苏是个细致人,方才明明有机会将香收回屋子,却没有做,加上如今这般的神情,沈霓裳再看不出来那就不是她了!</p>
    可容苏为何这样做?</p>
    或者说容苏为何这样信任这个穆清?</p>
    虽说容苏同她的相交也算来得很快,但她也付出了同样的信任,但这个穆清,沈霓裳不相信他有付出什么让容苏这样快信任他的砝码。</p>
    难道是他的身份,可容苏这样的人绝不会有攀附权贵的想法。</p>
    沈霓裳的心中绕起了一个疑团。</p>
    她不是多事的人,更不会管旁人的闲事,可是容苏于她而言,是不同的。</p>
    那边穆清已经惊愣地睁大眼,睁大的一双桃花眼更加的水润润黑白分明,他面上的震惊毫无遮掩:“大哥,此香?”</p>
    他没有说下去。</p>
    容苏清俊的面容浮起笑意,依旧什么都没说。</p>
    穆清只惊愣了一下,很快将那盒意可香放下,拿起了第三个瓷盒。</p>
    他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p>
    “如何?”容苏出言发问。</p>
    穆清细品之后点头:“此香极好闻。让人心里很舒服,真的很好。”</p>
    他并非善言之人,读书也不多,想尽了词儿也只能这般描述。</p>
    “此香雅致,闻之如见山水,若是夜间熏染,便如漫步林间月夜一般。能使人宁心,心胸开阔。”容苏清浅笑道。</p>
    “对对对,就是大哥说的这样,我口笨,心里想着,可就是说不来。”穆清连忙点头,觉着容苏形容再贴切不过,可想到自己过去过来就只会说‘好闻很好’,生出几分羞愧懊恼,“我不如大哥远矣。”</p>
    “清弟莫要自惭,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清弟自然也有清弟的长处。”容苏温和安抚他,“何况我长清弟许多,等清弟到我这般年纪,自比为兄强得多。”</p>
    想到早上出门前穆东恒那句“绣花枕头”,穆清没有被容苏安慰,反倒沮丧三分:“除了大哥,再不会有别人这么想了。”</p>
    这句话一出来,连容苏也不知如何宽慰了。</p>
    沈霓裳看见容苏眼底闪过的怜惜,遂哼了一声:“不是旁人怎么看,是你自己。你自个儿都把自个儿看低三分,又如何要求旁人看得起你。你出身士族,锦衣玉食,若是你这样的都要自怨自艾,那天下还有多少人该买块豆腐撞死!”</p>
    容苏抬眸看了一眼,又垂眸下去,唇角微微弯起。</p>
    “世上人千千万,有多少能不为吃穿发愁?有多少人回家有人铺床叠被,出门高头大马?你可知你这样的一身衣裳,可以买多少贫穷人家的儿女终身作奴?”沈霓裳淡淡看向他,“人可以不满自己的境遇,也可以想要更好的生活,但一个人自己都没有勇气没有信心,不动脑子,那也永远不会有改变,只会越来越糟糕。真若是对自个儿一点信心都无,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撞试试?”</p>
    容苏这回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p>
    “我……我又不想死。”穆清被她这两大段劈头盖脸的下来,都有点傻了,想了半晌,才回了这一句。</p>
    沈霓裳自然知道穆清不想死,对于穆清,她多少也有些猜测,但早前是不关她的事儿,如今牵涉到了容苏,她多少还是有些忍不住。</p>
    就看他如今混得这样儿,再加上这傻样儿,她就怕他连累到容苏。</p>
    沈霓裳似笑非笑:“你可别听错了,我可没说让你死。我都说买块豆腐,没说别的啊。你一个堂堂大将军府少爷,谁敢让你死啊?”</p>
    穆清张了张嘴,很快又闭了回去,低着头不说话了。</p>
    沈霓裳将他的反应纳入眼底,轻轻垂眸,看来……他还真有秘密。</p>
    外面传来脚步声,小扇子和玉春一人提了一个四层高的食盒进来。</p>
    容苏一看摆不下,便让两人将午膳摆到屋中。</p>
    屋中的桌子也不大,但挤挤还是能摆下的。</p>
    “太多了些。”看着琳琅满目一大桌菜肴,容苏摇首,觉着有些浪费。</p>
    他向来食量不大,加上穆清,沈霓裳一个女子,在他看来,只怕也吃不了许多。</p>
    穆清只是笑笑,指着当中的一道清蒸全鱼:“大哥,霓裳,来尝尝这道——中江里最难得的便是它,聚仙楼的招牌,鱼肉绝嫩,味道好极了。”</p>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都市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千山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玥光七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千山调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