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刁民的崛起 > 正文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胖子同学
    早晨六点半!陈厚德生物钟准时响起。陈厚德便起床开始洗涮。
    然后,穿上运动装向足球场慢跑而去。
    此时足球场零零散散的已经有些人在了,有的在朗诵、有的在跑步、有的在练习口语、有的在看书……
    陈厚德便直径走到一个相对僻静之地,气运丹田慢慢的打起太极拳。
    太极拳是陈厚德每天早上必修课,之前练习是为了强身健体,自从听了夏侯武话后便有了防身之意。
    陈厚德练完太极拳,便走向饭堂吃早餐。顺便还打包了三份杂酱面给周运良洪天明和李鹏池他们三人。
    陈厚德拿着早餐回到宿舍时他们还在睡觉,陈厚德便拿起乐老送他的《冰鉴》看了起来。
    八点多时周运良也起了床,看到床头挂着早餐便起床看了看,见陈厚德正在看书便道:“老大起的挺早的嘛?早餐是你打包回来的?”
    “嗯,快去洗漱然后吃早餐吧。”陈厚德边看书边道。
    “哎呦!这老大当的合格啊!都为舍员谋福利啦!”周运良调侃道。
    男人之间的友情很奇妙两杯酒下肚,就能称兄道弟。就没有初见时的拘束和客套。
    就像此时周运良调侃陈厚德那样自然而然。可能这就是大学、就是青春最淳朴的友谊,也是最可贵的友谊吧。
    “别叽叽歪歪,赶快滚去洗漱。”陈厚德对着周运良说道。
    “得令,老大发话小的这就洗漱。哦!对了,我昨晚是怎么回来的?都喝断片了。”周运良好奇问道。
    “还好意思说,你不是号称千杯不醉吗?就几瓶马尿都能给你整趴下啦。”陈厚德道。
    “我有说过吗?再说那是几瓶吗?那是好几箱好不?”周运良辩解道。
    陈厚德甩了一个白眼给周运良,自顾的看起书来。
    可能是刚才的对话把洪天明和李鹏池也吵醒了,此时两人正迷茫看着陈厚德。
    陈厚德见两人都醒了便道:“快去洗漱吧,然后吃早餐。”
    “老大你咋起这么早呢?”洪天明打着哈欠道。
    “习惯了吧。快去洗漱。”陈厚德说道。
    ………………………………
    三人洗漱回来便拿起杂酱面吃了起来。这时周运良边吃边提议道:“吃完早餐,我们去熟悉熟悉校园怎么样?”
    “好啊!昨天忙着报到和收拾床铺都没时间好好看看我们即将生活四年的校园。”洪天明附议道。
    “你们去吧,我要……要组装我的电脑。”这时李鹏池道。
    “你是未成年人,没有发言权。你只要跟随大部队行动就行。再说,你电脑什么时候组装不行啊?”周运良看着李鹏池道。
    “老四我们先一起熟悉熟悉校园环境,对以后上学有帮助。电脑回来再装吧。”陈厚德对着李鹏池道。
    “啊!哦……好。”李鹏池小声道。
    吃完早餐,大家穿衣打扮好后,准备出发时,宿舍门突然“砰”“砰”“砰”响起。
    周运良见状走上去把门打开来,见外面站的是一位长的肥头大耳白白净净的胖子很惊讶道:“老胖!你怎么来啦?”
    王博文见门打开毫不客气的走进来道:“我来跟你混啊?”
    周运良见王博文进来便顺手把门关了道:“我们宿舍打算全体出动逛校园看美女呢。”
    “那更好啊!带上我呗。这大夏天的我就喜欢看白花花的大腿。”王博文色眯眯道。
    “哦!对了,这是我发小王博文,外号老胖。”周运良对陈厚德他们介绍道。
    “大家好,以后叫我老胖就行。”王博文开朗道。
    陈厚德他们纷纷和这长的肥头大耳,像一尊弥勒佛的王博文打起招呼。
    “对了,你怎么跑我宿舍来啦?不和你宿舍的人一起待着啊?”周运良对着王博文问道。
    “待个屁,我宿舍就我一个人怎么待啊?在这里我又人生地不熟不找你找谁啊。”王博文理所当然道。
    “你自己一个人住一个宿舍啊?”周运良惊讶道。
    “对啊!我爸让学校安排的啊。一个人住怪冷清的,阿良要不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王博文建议道。
    “你爸真壕,读个大学都能给你整个独立宿舍。”周运良感慨道。
    “壕个屁,就为了让我读这破大学给学校捐了一栋教学楼。”王博文抱怨道。
    陈厚德和洪天明听到他们对话,眼神里充满惊讶。
    “我还以为你爸是靠关系把你弄进复旦的呢?”周运良感慨道。
    “屁,什么靠关系啊?我那是直接用钱买的好不!”王博文理直气壮道。
    “壕!太壕!哦,对啦!老胖你读的是什么专业啊?”
    “好像是心理学。”王博文迷糊道。
    “心理学啊?那不是和我们老大同一个系。”周运良道。
    陈厚德听王博文说自己是心理学的便好奇问道:“你是心理系那个班的?”
    “三班,怎么啦?”王博文看着陈厚德问道。
    陈厚德笑了笑道:“那好巧哦,我也是心理系三班的。”
    “真的?姐个不可以骗窝哦?”王博文说着拗口普通话激动道。
    “真的。”陈厚德指了指贴在床头的名单说道。名单里面有各系各班级的信息。
    王博文走上去看看了看名单然后伸出那胖乎乎的手走近陈厚德激动道:“哎哟!我终于找到党。”
    陈厚德和王博文握了握手道:“我叫陈厚德,漠河县人。”
    此时周运良发现自己发小和陈厚德居然是同班同学便打趣道:“你俩可真是难兄难弟啊!一个壕的独住,一个被发配到我们这宿舍,都是脱离组织啊。”
    王博文握着陈厚德手激动道:“幸会幸会,我叫王博文,以后叫我老胖就行。”
    “行啦行啦。你们俩先别亲热。我们现在要出发逛校园啦。”周运良打趣道。
    …………………………
    “阿姨!西兰发炒又片。又片、猪又片。”王博文此时正对着饭堂阿姨解释道。
    “都说多少次了,我们这里没有猪腰,那来的猪腰片啊,你还是点其他的吧?”饭堂阿姨不耐烦对着王博文道。
    “老大你来点,窝扑腾发不包准。(我普通话不标准)”王博文求助陈厚德道。
    陈厚德笑了笑,这王博文的普通话就是硬伤啊。
    陈厚德他们在校园逛了一天,中午时王博文请吃大家饭就闹了一出。
    当时是陈厚德点菜,就点了一个北方特有的凉菜--椒油素鸡,菜一上来王博文尝一口,就立马让人阿姨把这菜端回去,让重新炒一份。当时人家阿姨以为味不对,所以没说什么就重新换了一份。
    谁知道重新换的一份,王博文尝了一下还是让阿姨重新炒一份,阿姨还以为是找茬的就问:为什么啊?
    当时王博文是这样说:你姐菜是娘的!(你这菜是凉的)摆明不是现炒的。阿姨被王博文惹恼了就破口大骂,后来陈厚德出来解释才平息了阿姨怒气。
    不过王博文死鸭子嘴硬当时还说了一句:娘的你给我耶一下不行啊?(凉的你给我热一下不行啊)。
    把大家逗的哭笑不得。
    此时是傍晚!陈厚德宿舍另外三人要赶回去开班会领取明天的军训服,所以就没在一起吃饭。
    陈厚德本打算在饭堂随便应付一下就赶去开班会的。谁知道王博文硬是要拉着陈厚德去饭堂二楼小炒吃饭,才出现这一幕。
    “阿姨对不起,我这同学普通话不标准,他点的是西兰花炒肉片。”陈厚德对阿姨解释道。
    “哦!原来是西兰花炒肉片,你早说嘛。”阿姨恍然大悟道。
    等阿姨走远,陈厚德便对王博文道:“老胖你这普通话要练习一下啊。”
    “老大我姐个扑腾发就是姐样鸡。”王博文一脸无辜道。
    陈厚德对此很无奈。
    经过一天的相处,陈厚德和王博文彼此也没初见时的客套。
    再加上彼此是同班同学陈厚德便叫王博文外号“老胖”,王博文则跟着周运良他们叫陈厚德“老大”。
    吃完晚饭,陈厚德便和老胖向教室赶去。七点三十分,陈厚德和老胖踩着点进了教室。
    此时教室已经坐满人,陈厚德便和老胖走到教室最后面坐了下来。
    讲台上此时正站着一位方脸大耳、面容刚毅体形富态的中年男子,男子上身穿着一条蓝色Polo衫,下身一件休闲西裤一双擦得发亮的黑色皮鞋。
    中年男子正神态自若看着台下。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都市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刁民的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巴拉个香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刁民的崛起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