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不是双重人格[综] > 正文 绝望病——日向
    第二天。
    阳光透过窗户泼洒在地面上,孤儿们蜷缩在一起睡的很不安稳,即使在睡梦中也会不断的瑟缩着,昨晚绝望病爆发的佐藤还在沉沉的睡着,倒是让其他人安稳了一晚上。
    日向创从地上坐起来,他眼神有些犹疑的看了看周围,接着走到阳光下。
    温暖的阳光洒在他身上,让他忍不住长呼一口气,紧皱的眉头缓缓的松下来。
    “日向君?”
    “是!”日向创惊了一下,他转过头来,立刻便看到了站在角落黑暗处的太宰治,还带着些微幽暗的角落中,太宰治鸢色的眸子像是发着光一样,他就那样和日向创对视着。
    日向创被他的视线搞的有些微妙,只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
    “太宰先生有事吗?”
    “没有。”太宰治勾起嘴角笑了一下,“国木田在一个小时前就出去了,说是看看周围的位置,让我在这里等日向君你醒。”
    日向创点点头,“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没关系,本来我也不想去各种地方乱跑,毕竟这些地方日向君已经走遍了不是吗?”太宰治说着有意无意的话,鸢色的眼睛一直盯着日向创的眼睛位置。
    日向创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皱起眉头,“太宰先生你在看什么?”
    “你的眼睛。”太宰治大方的开口,“日向君,你的左眼,变成和右眼一样的颜色了。”
    日向创愣了一下,片刻后他伸出手来试探着摸向自己的左眼,在快要触及到左眼的时候他才像是反应过来一样放下手,他咳嗽一声,“先不管这个,国木田先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我准备带你们去看源头。”
    太宰治挑挑眉,“大概再有半个小时就能回来。”
    “那就好。”日向创走出阳光下,“我去找点吃的东西。”
    看着日向创离开去拿食物,太宰治靠在墙壁上,鸢色的眸子里带着一丝趣味。
    真是意外,那个名为日向创的奇怪家伙睡了一觉起来就不是异色瞳了,而是一双浅碧色的眼睛,这个颜色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有点缓和,和昨天完全掌控主场的家伙判若两人。
    这是什么?双重人格?
    但如果是双重人格的话记忆应该不互通才对。
    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另一边,日向创一边处理食物一边默默的在心底吐槽。
    【那个男人真的好奇怪,我真的能和这样的人处好关系吗?】
    神座出流不说话,冷漠的完全契合他的人设。
    【虽然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和他处好关系,但是我和奇怪的家伙关系都很差,尤其是狛枝……那个家伙。】日向创小声抱怨着,【我该怎么让太宰先生对我的印象更好一点?】
    这一次神座出流开口了。
    【在他面前自杀,并且成功。】
    日向创:……
    这到底是哪门子报复社会的加分点?
    半个小时后,就像是太宰治说的那样,国木田独步回来,他来后告诉日向创,他已经把这里的情况和上面联系,但是上面的反馈却是不解决这里的问题所有人都不许回去。
    虽然有些气愤,但国木田独步想想也能理解。
    一个会传染的精神系异能源头,一旦感染就会发疯,要是到人群聚集的地方指不定要造成什么大事端。
    给所有孤儿分配了食物,接着嘱咐中岛敦看好孩子,日向创带着国木田独步和太宰治离开这里。
    但是太宰治发现,在日向创拜托中岛敦的时候,白发的少年眼里闪过纠结和退缩,但看着日向创的眼睛后才认真的点点头,带着孤儿院的孩子们留下,目送着他们三个人离开。
    在离开那个地方后太宰治开口,“那个名叫中岛敦的少年,他为什么没有感染绝望病?”
    日向创愣了一下,“敦?”
    “他应该是这所孤儿院被惩罚最严重的孩子,或许还遭受过其他孩子的冷暴力。”太宰治微妙的开口,“处在这种环境中的孩子,他应该会是那个最容易被绝望病侵蚀的人。”
    “对每个人来说,绝望的定义是不同的,他没有患上绝望病只能说明他还没能被这些打倒。”日向创叹口气,“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有异能。”
    “异能?”国木田独步惊了一下。
    “嗯,只不过暂时无法自控。”日向创苦笑,声音里带上了一点无奈和伤感,“似乎是失控的异能帮他承担了绝望的那一部分,这也导致他很惧怕自己的异能,虽然有强大的力量,却时不时会担心自己会在什么时候伤害到无辜的人。”
    “就是这样的意识,让他一直抵抗住了绝望病的病毒。”
    是非常值得人佩服的希望。
    不管是中岛敦的强大异能还是坚定自我的信念都是以前的日向创所没有的,看着中岛敦,偶尔日向创会觉得他就是自己曾经想要成为的人。
    可惜时光不能倒流,日向创也不能重新选择一次,成为一个拥有才能并且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
    “我们到了。”
    日向创顿住脚步,他用手指指着前方,那是一个幽静的小房间,昏黄色的烛光从门缝里透出来,太宰治和国木田独步看向周围,在房门的旁边有一块破旧的门牌,他们勉强可以看出上面写的是‘教师室’。
    而门牌下面的是老师的名字:有川石和。
    “一个老师?”
    “是的。”日向创蹲下来,浅碧色的眸子里带着一点纠结,“接下来我会告诉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听上去可能很魔幻,但是,这是真的。”
    国木田独步和太宰治看向日向创,两人对视一眼后点点头,“你说。”
    “这件事的源头就是这位有川老师。”
    有川石和,孤儿院的老师,他从不错的大学毕业,不管是学识还是学历都很出色,是横滨活的不错的普通人,就算是妻子因为难产去世也没有太过影响他的生活,而妻子留下来的小女儿就是他的命根子。
    天有不测风云,他的小女儿突发心脏病,在送往医院救治后勉强保住性命,唯一能让他的女儿活下来的方法就是换心脏。
    但没有心脏源让他想要做手术也做不了。
    看着自己的小女儿痛苦不堪,却还是对着他笑,说想要活着的时候,有川石和终于动了坏心思,他有一些医学知识,于是伪装自己潜入一些孤儿院中成为院医,试图找到可以和自己女儿匹配的孤儿。
    到目前为止有川石和杀死了不下五个孤儿,但全部出现排斥反应,最后在他终于找到不排斥的心脏时,他的女儿提前一步心脏病发作去世。
    在女儿死后,有川石和陷入崩溃般的绝望中,决堤一般的绝望如同黑泥一般和绝望碎片产生共鸣,诞生绝望病。
    将绝望碎片换成异能结晶,日向创一股脑的将这些事情告诉太宰治和国木田独步,接着才呼了口气。
    “干掉那个家伙就能处理掉绝望病是吗?”国木田独步做出总结。
    “不,不行!”日向创连忙制止,“单纯干掉他不能制止绝望病的蔓延。”
    太宰治挑眉,“那要怎么做?”
    “让他不再绝望。”日向创似乎也觉得这件事很难办,“只有让他不再绝望,内心充满希望,异能碎片就能从绝望状态化为希望状态,希望碎片是绝望病的克星,所以,绝对不能杀死他。”
    “真麻烦。”国木田独步皱眉,“让一个陷入崩溃中的人充满希望,这件事有可能吗?”
    这也是日向创充满无奈的地方。
    他该如何让一个陷入绝对绝望,甚至被绝望碎片融合的人重新走向希望?
    在贾巴沃克岛的自相残杀中,他确实和剩余的伙伴一起找到了未来,但那是因为他们一直在一起经历了所有的一切,在危难中羁绊越发的紧密,所以他们可以做到互相理解,也能影响彼此一起选择未来。
    他和有川石和可不熟悉,一个陌生人来指指点点让他重新走进希望,这怎么想都会让人更加烦躁。
    因此陷入更深的绝望也说不定……
    这件事不能找神座出流帮忙,因为那个家伙是一个不会考虑感情的存在,他能计算分析出来,却并不能理解为何有川石和会崩溃,只要不理解,他的一切方法都是有问题的,说不定会因此走上另一个极端。
    所以在这件事上,所有的主导权都在日向创手里。
    神座出流从来没反对过,也不知道是觉得这件事无聊还是想要旁观这些他不懂的东西。
    但是也只能去做了。
    日向创呼了口气,他站起来,“太宰先生和国木田先生有没有什么想法?关于如何让有川老师重新获得希望。”
    “嗯……”太宰治摸着自己的下巴陷入沉思。
    让一个人充满希望?
    真的假的?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是泥沼中长出的荆棘,让一个充满希望的人陷入绝望他有的是办法,但是让一个绝望还站在黑暗里的人重新获得希望……
    这件事应该让织田作来才对吧。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都市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我真的不是双重人格[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帷幕灯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我真的不是双重人格[综]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