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不是双重人格[综] > 正文 绝望病——日向
    【怎么办?】
    【将他逼进最绝望的地方,再让他想起人生的美好。】神座出流意兴阑珊的回答。
    【否定。】日向创迅速拒绝,【不排除他想起自己女儿的美好后发现女儿已经死了,于是更绝望的状况。】
    神座出流连声音都没变一下,【无聊。】
    【我就知道,你一定早就想到这个情况了,只是想看我是不是蠢的跟着你的话行动。】日向创抽了抽嘴角,【神座,我在你眼里是不是比一般普通人还要好糊弄。】
    【显而易见。】
    很好。
    日向创忍不住摁了一下额角的青筋,他低下头遮挡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变化,接着在脑海中继续开口。
    【这件事暂时先交给我,等到必要时刻,我会考虑你说的办法。】
    是的,日向创有在认真考虑神座出流的提议。
    一方面是因为神座出流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才能,另一方面是因为,作为日向创,他相信他自己,所以,神座出流说的话他从来不会去怀疑,当然,到目前为止,神座出流也从没有和他说过谎。
    更没有将事情引导向更混乱的方向。
    因为不管哪一边对他来说都是无聊的,都不足以让他去花心思。
    “日向君,你在想什么?”
    “唉?”日向创连忙收回刚才的表情,他看向太宰治,在和太宰治对视在一起时才开口,“我在想有没有办法让有川老师走出失去女儿的绝望,毕竟这是唯一的途径。”
    太宰治摸着下巴,“唔,让一个人作恶的法子有,让一个恶人重新向善,可比前一个难多了。”
    “是啊。”日向创纠结道:“我们又不能让他的女儿活过来。”
    太宰治微微挑眉,“让他的女儿活过来?”
    “什么?”
    “说不定可行。”
    “这竟然是可行的吗?”日向创惊了一下,“难道太宰先生有让人起死回生的神奇异能?”
    太宰治摇头,他笑着把手插在外套口袋里,“我们不一定要让他的女儿活过来,他不是想要一个女儿吗?那我们就给他一个女儿好了,在孤儿院中有没有和他女儿关系好的孩子?”
    “太宰先生想做什么?”日向创有些犹疑。
    “人的感情真的很奇怪,为了自己杀人的家伙往往会越来越恶,但为了他人而杀人的人却总是可以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反悔。”太宰治靠在墙上看着教师室透出来的那一抹光,“如果他是为了女儿,那么他就会因此醒悟。”
    国木田独步站在太宰治身边,“有多少成功概率?”
    “一半。”
    “只有50?”国木田独步微微皱眉,“但是也没其他办法了,日向君,可以把更详细的信息告诉我们吗?”
    日向创看着面前这两个人,在心底默默吐槽。
    【果然,有才能的人在行事方面总是异于常人。】
    【你可以试试。】
    【嗯?】日向创愣了一下,【神座你赞同他们的想法?】
    神座出流不再说话,似乎刚才开口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沉默了三秒钟,日向创抬起头来,“好,我知道了,是和有川老师女儿关系好的孩子是吧?”
    “还真的有这么一个孩子在。”
    当然,日向创并不是单纯的别人说什么他做什么,实际上这件事他确实有仔细思考过,在太宰治他们来之前日向创就想过,原因当然不是日向创有多厉害,多有天赋和才能,而只是单纯的因为这个孩子,她的情况实在是太特殊了。
    藤田桃子,一个7岁的女孩,是有川老师疼爱的女孩,有川女儿最好的朋友,也是有川石和找到的和自己女儿最契合的心脏源。
    在知道这件事之前日向创就注意到了这个孩子。
    她在孤儿院被绝望病感染自相残杀中活下来,成为年龄很小的幸存者,她被吓得每天哭泣,直接发起高烧,每天在梦中也被惊吓的哭叫,她恐惧绝望到了极点,但是却自始至终没有患上绝望病。
    就像是她被整个绝望病毒完全隔离了一样。
    “但是,我要和你们确定一件事。”日向创认真的和国木田独步对视。
    “什么事?”
    日向创这样说:“保证桃子的安全,不能让她受伤,更不能危机她的性命。”
    “没问题。”国木田独步点头,“绝对不会让她受伤。”
    ……
    日向创去里面的房间里接藤田桃子,太宰治和国木田独步站在门外等待,在等待途中,国木田独步开口。
    “怎么样?你试探过了吗?”
    “日向君不是瘟疫异能者。”太宰治回答:“虽然可能是知情者,但是他确实不是这场瘟疫的主导人。”
    国木田独步点点头,太宰治敢说这样的话就说明他已经试探过了,太宰治的异能是异能无效化,这是一个被动异能,只要和太宰治有身体接触那么不管是什么异能都会失效,如果日向创真的是瘟疫异能者,在触碰中异能就应该消失。
    而且,他早上出门查探,看到的事物也和日向创说的差不离。
    到目前为止,日向创都没有和他们说谎。
    难道他真的就和他说的一样,是无意来到这里,恰好遇到了绝望病爆发?
    “不过,我和日向君在之前聊了几分钟。”太宰治靠在墙壁上开口,鸢色的眸子里带着笑意,“这几分钟的交谈让我觉得,日向君可能比想象中的要纯良一点。”
    “什么?”
    太宰治看向国木田独步,“我问他,他自己这么可疑,为什么要一直留在这里,不担心被我当作始作俑者逮捕吗?”
    “他是怎么回答的?”
    太宰治闭上眼睛,嘴角带着笑意,“是个非常有趣的答案。”
    他说:“现在并没有证据说我就是始作俑者,也没有证据证明太宰先生会怀疑我。”
    “所以,我相信。”
    “相信太宰先生和国木田先生相信我不是凶手。”
    “虽然是普通人,但果然还是一切都往好的方面想会更开心一点。”
    国木田独步怔愣了一下,“他相信我们?”
    在一般情况下,他难道不是应该为自己辩解吗?结果他竟然说相信两个怀疑他的人,这样坦然又没有丝毫尖刺,让国木田独步呼吸一滞。
    虽然相处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但日向创足够给国木田独步留下印象。
    在这种极端情况下能够维持住一个普通人的善意和信任,做事不慌乱,甚至可以选择留下来,带着被感染上绝望病的风险带着孩子一起度过难关,这是很多人想象不到也做不出来的事情。
    “暂时先把他的疑点划去,在这件事结束后再重新调查。”国木田独步把日向创的名字写在笔记本里。
    那个怪异的绝望病才是他们这次来调查的目的。
    但就在这时,太宰治和国木田独步听到房间内发出一声巨响,就算是花瓶落到地上被摔碎,接着就是孩童凄惨的尖叫声。
    他们对视一眼,接着急忙推开大门,下一刻房间内的场景让两人吃了一惊。
    日向创抱着一个女孩,在他的对面,两个孩子攥着玻璃碎片,玻璃的尖端刺进他们手里,但是他们却像是完全不觉得痛一样举起手来,太宰治看到了两个孩子绝望又痛苦的眼神。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她可以得到优待。”
    “老师是,院长是,连日向哥哥也是,这不公平!”
    日向创看着面前的孩子,他的表情带着一点悲伤,“这不是优待。”
    “这就是优待!她吵死了,她每天都在哭,在这样的情况下都需要人照顾,她应该去死!”
    “不许说这样的话。”日向创放大声音,“每一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我只是在最大限度的保护每一个人的生命,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要求对每个人都公平,这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太宰治和国木田独步对视一眼,他们悄悄的分开,朝不同的方向移动。
    好在两个陷入绝望病的孩子眼睛一直痛苦又绝望的看着日向创,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移动。
    日向创看到了他们的动作,但是他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对,只是继续引导着两个孩子看着自己,一直到太宰治和国木田独步摁住两个少年日向创才松了口气,被绝望病侵蚀的孩子发出惨嚎声,国木田独步不得不暂时让他昏过去。
    “为什么突然有两个孩子爆发绝望病?”
    “因为绝望是会传染的。”日向创抱着还在抽噎着的女孩走过去,他担忧的看着地上昏迷的孩子,“只要有一个人的绝望病爆发,剩下的人内心的绝望和担忧就会被持续增大,恶性循环下很容易就会让好不容易压制住的绝望狂潮再次爆发。”
    国木田独步闻言微微皱眉,“看上去我们需要尽快了。”
    “嗯。”日向创看着怀中的孩子,“这就是桃子,我们先过去。”
    “太宰先生,你在看什么?”
    太宰治抬起头来,他对着日向创笑了一下,“没有哦。”
    日向创并没有察觉到异样,他和国木田独步商量着一会儿该如何行动,只剩下太宰治站在原地看着地上昏迷的孩子,片刻后太宰治看向自己的手心,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他的异能是异能无效化,按理来说,任何异能只要被他触碰就会消除。
    但是就在刚才,他用手控制住了被绝望病侵蚀的孩子,但是这个孩子的绝望病并没有消失。
    这个绝望病可能不是异能。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都市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我真的不是双重人格[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帷幕灯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我真的不是双重人格[综]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