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坟梵记 > 正文 正文 第一章:圣尊坟墓,重生
    ?纵观日月星辰,凝聚天地玄黄。
    横跨山川五岳,手掌宇宙洪荒。
    ……
    天地分五行,玄黄化九州。
    在广袤无垠的天元大陆,有那么一行人,他们无视天地法则,逆苍天,窥生死,寐长生,以成仙为名,练就无上法术,只手可遮天蔽日,动一发则天崩地裂……
    此时,东荒州,昆吾山,淡淡的薄雾笼罩着这座魏巍如云的峰峦,使得这里宛若仙境。
    笔直的昆吾山,像是一把利剑,直直插入天元大陆的东荒州,就连一旁的群山,也不得不对昆吾山俯首称臣。
    但,如果仔细一看,你会发现,在这座魏巍入云的昆吾山之巅,有着数不胜数的坟墓,坟墓罗列成排,像是一群即将出征的神兵天将。
    “呼呼!”
    骤然间,一阵撕裂般的狂风大作,迷雾随着云层涌动,一股阴煞之气充斥着整个昆吾山,使之仙境瞬间变成地狱,白昼不分。
    不到片刻,迷雾汇聚在一起,化作漫天雨滴,漱漱落下。
    雨滴落在昆吾山之巅的坟墓上,瞬间变成血水,被坟墓吸收。
    “咚咚咚!”
    蓦然,这罗列成排的坟墓之前,一个豪不起眼的无名小坟包,发出震天响声。那昆吾山之巅的阴煞,尽数向那不起眼的坟包涌去。
    阴煞太过浓郁,宛如一条条真龙,盘旋在这豪不起眼的不明坟包上空,最后,争先恐后地钻入坟包里。
    仅几个呼吸之间,昆吾山之巅,雾霾散开,雨滴停止,那不起眼的无名坟包土,被一只手,一点一点地掀开。
    那只手赤裸,皮肉稚嫩,像是刚出生的孩子,伴随着手掌出土,一双赤红之瞳从坟包下睁开。
    “我是谁!”
    “我死了吗?”
    “不对,我是陈凡,七玄门之主,一代天骄,万古至尊。”
    陈凡不断思忖,脑海之中流动着一股记忆,使得他慢慢苏醒。
    他记得自已乃是七玄门的一代天骄,六岁练气巅峰,八岁迈入灵者三重天。十七岁镇压七玄门年青一代,十九岁步入灵王强者。三十岁时,已然到达灵圣九重天。
    在陈凡修炼百年岁时,度至尊雷劫,成为万古最年轻的至尊,更是一举成为七玄门的掌舵人,天下早已遍布他的传说。
    那一年,陈凡即将突破天尊,天元大陆各大势力、巨头、霸主,均来观礼。
    正当他以为渡劫成功之时,九重天上,降下一座坟土,砸中他脑门,坟土化作漫天火光,使他瞬间解体,死于那一座坟土之下。
    至尊九重天却悲催地被一座坟土砸死,这让人不可置信。
    嗷……
    突兀地,陈凡头部猛地刺痛,一股驳杂的信息骤然间涌进来,令他头晕目眩。
    “我陈凡还没有死,我竟然重生了。”
    那驳杂的信息,来自脑海深处。
    “这……这是!”
    忽然,陈凡在脑海之中看见不可思议的一幕,一座如海的巨大坟墓,每一粒土壤,都呈现金色,如金霞涌动,金光万道,形成了逆天的九层坟墓。
    一道道金色的小浪,蓦地荡起,如金色利剑,“啵啵”有声,如同实质化一般。
    令陈凡惊奇的是,这座坟土,竟在他脑海中,一股古老惊魂的气息,自那坟土上散发而出。
    “呃……见鬼了!”
    陈凡头皮都发麻,一眼就看出来了,那坟土就是令他解体的一座“坟”,可怕的气息,还没显现出来,至尊九重天,在这座“坟”前,若一张薄纸。
    “麻蛋,这种东西也能重生吗?”
    陈凡一个激灵,瞬间坐直身子,自小坟包里显现出来,一头散落发丝倒立,满头大汗。
    “嗷,疼……!”
    陈凡口干舌燥,手脚麻木而冰冷,浑身上下,都像是被拆散了,特别是头部跟胸口,像是血肉被撕裂了一般,连眼皮子都沉重如山。
    “麻蛋,我的至尊九重天修为呢?还有,我这幅身躯……”
    陈凡忽然注意到,自已一身修为尽数消失,重生之后,竟是一番弱不禁风的模样。
    而且,他身高不过三尺,意思是,现在的他,最多四、五岁。
    陈凡一头黑线,身无衣衫,面色蜡黄,就像一个未断奶熊孩子。
    陈凡试着迈步,当他刚刚抬头时,看见那罗列成排的坟墓,土包凸起,一块块石碑肃立,让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天尊九重天“孤王段清歌”之墓……
    天尊九重天“剑仙钟离”之墓……
    天尊巅峰“杀神刀厉飞”之墓……
    圣尊九重天“无极道人”之墓……
    “无极道人,圣……圣尊九重天,”陈凡忍着压制自己的心跳,脚步一个踉跄,后退一步,连说话的有些结巴。
    在天元大陆,强者为尊,其实力各有分化,大致为:“练气、灵者、灵师、灵王、灵皇、灵宗、灵圣、至尊、天尊、圣尊、帝尊。”
    其中,每个境界分为一至九重天,一重天最低,九重天最强。
    上一世,陈凡就是至尊九重天,即将突破天尊一重天,若不是被一族坟砸死,已经突破天尊境界,站在天元大陆的巅峰了。
    可,此时所见,境界最低都是天尊九重天,完全颠覆他对于修炼者境界的认知。
    这还不算,关键是无极道人,圣尊九重天境界,这是何等实力,仅仅差一步,就到达帝尊境界,成为万古第一人。
    然而,这种人物,却变成一座坟墓,葬身于此。
    “究竟是何故,让诸强葬身于此,圣尊九重天,也不能逃出岁月的束缚,时光的剥夺,得永生不死吗?”
    陈凡惶恐万分,眉宇紧皱。
    陈凡趔趔趄趄地向着其它坟墓探去,无一不是天尊九重天,随便一个坟墓的主人,都可以镇压一个时代。
    直到最后,他大概统计一下,天尊九重天的都有几百个,圣尊强者也有三个。
    无极道人圣尊九重天!
    书圣秦云圣尊九重天!
    狂夫屠民圣尊九重天!
    陈凡擦掉小脸上的冷汗,轻靠在狂夫屠民墓碑上,身为一介凡人的他,折腾一个小时,着实被吓惨了,一张稚嫩微带蜡黄的小脸,惨白如雪。
    这是怎么回事!
    天尊不值钱吗?
    不是说,至尊九重天就是天元大陆的最强者吗?渡至尊劫就可以永生不死吗?
    陈凡很想咆哮:“自已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这些遍地坟墓又是怎么回事,我陈凡,还是在原来的天元大陆吗……”
    “轰!”
    还未等他咆哮完,他轻靠的狂夫屠民圣尊九重天的坟墓,发出一声闷响,墓碑之上一道血色环绕,杀气腾腾,
    昆吾山之巅宛如地狱,煞气冲天。
    “咚”的一声闷响。
    陈凡被震出三丈开外,窒息的感觉,让他呼吸困难,面色如死灰,冷汗连连。
    仅仅一个呼吸之间,昆吾山之巅的坟墓皆躁动起来,血色漫霄,若万鬼游荡,
    “呃!活见鬼了,这是要灭世吗?”陈凡一脸惊慌。
    他此时很想逃跑,可那诸强坟墓,散出灭世般的压迫之力,令他动弹不得。
    “呃……嗷嗷!”
    “麻蛋,我又要死了吗?”
    陈凡悲催地想着。
    他只是轻靠了一下圣尊九重天的坟墓而已,竟直接引起诸强坟墓震怒,被诸强煞气压迫而“死”。
    还能更悲催一点吗……!
    可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猛然间,一切都像是静止了下来。
    一间茅草屋,四处透亮,一张旧破竹床,咯吱摇颤,像是随时会坍塌一般。
    “嗷,疼死我了。”
    陈凡皮肉开绽,一丝丝血珠,凭空冒出,手脚冰凉而麻木,整个人,像是要散架一般。
    “吱呀”
    茅草屋,那破烂的竹门被推了开来,一道娇小、羸弱的身影,走了进来。
    “啪嗒”一碗药液摔落。
    “小凡,你醒……醒了?”
    一道清响而哽咽的声音,在陈凡耳边炸响,一个少女身躯一僵,站在原地。
    两行清泪,自那瘦小脸庞上,滚滚落下,她喜极而泣,陈凡活过来了。
    “小凡,我就知道,你不会先离我而去的,”
    那少女小跑过来,扑倒在竹床前,双目模糊不清。
    她紧紧地抓住陈凡,娇躯剧颤,两行泪,滚滚落下。
    “小凡,都是师姐害了你,师姐不该带你加入什么七玄门,弄得你半身不遂,险些惨死。”
    白水瑶将陈凡小手抓了过来,放在怀中,留着泪,道:“小凡手冷了,师姐帮你暖暖。”
    陈凡眼皮颤了颤,嘴唇开裂,连说话都困难,他死而复生,连意识都还是模糊的。
    纵然如此,他也依稀记得,这是自已的挚爱,师姐白水瑶。
    想到自已的上一世,因修炼忽略的她,此时,不禁流出一滴血泪。
    “小凡不哭,师姐在呢?”
    白水瑶更加惊喜,将陈凡的手,呵护在胸口,生怕这是一场梦,梦醒人终。
    “师……师姐!我不是做梦吧!我们都还活着?”
    好片刻,陈凡才用尽全身力气,说出他心里的疑问。
    “小凡,我们都活着的,你先别说话,”
    她将陈凡小手轻轻放下,在地上找到一块还剩小口药液的碎碗,那小口药液摇摇欲坠地抬起来。
    她一口喝下,俏颜微红,可没有丝毫犹豫,对着陈凡干裂的嘴唇,吻了下去,将一口药液,缓缓度入陈凡口中。
    这一刻,陈凡只觉得嘴唇被一条丁香小舌撬开牙关。
    “咕咚,咕咚……”
    一口药液下肚,陈凡气色好了几分,冰冷麻木的身躯,渐渐有了知觉。
    只是,令他震惊的是,师姐竟以口渡药,这可是在上一世也没有的待遇。
    迷迷糊糊的陈凡,开启上一世的记忆。
    他依稀记得,自已这身伤,是加入七玄门试炼,因失败而得来的。
    在他还未从未天才之前,还是一个实打实的废人,经脉俱损,全靠跟师姐相依为命,才能苟生。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玄幻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坟梵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龙贵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坟梵记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