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坟梵记 > 正文 正文 第二章:师姐
    ?师姐白水瑶也是一个苦命之人,陈凡虽重伤,可意识很清醒。
    根据上一世的记忆,他知道,白水瑶也是一个孤儿,三岁时失去双亲,靠奶奶一手抚养。
    可是,在六岁那年,奶奶也离世了,只剩下她,孤苦无依。
    那一年,白水瑶跋山涉水,来到七玄门,以顽强不屈的毅力,通过试炼,成为七玄门外门弟子。
    后来,陈凡加入试炼,屡战屡败,前前后后加起来,差不多二十次了,还是不能通过。
    当时,白水瑶同情陈凡,亲自下山指点陈凡修炼。
    刚开始还好,没人发现,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另一个师姐发现,并上报长老,
    白水瑶因私自传授七玄门修炼之法,触犯七玄门门规,被赶下七玄门三年,不得进入内门修炼。
    自此,他们相依为命。
    前几日,陈凡心有不甘,再次闯试炼,因操之过急,血脉蹦碎,晕死过去,是师姐白水瑶,以那羸弱身躯,一步一步地背回来。
    陈凡若是冷了,她就用那娇小的身躯,将陈凡紧紧抱住,冻得浑身打摆子,也不放手。
    寒夜里,她深情地流着泪,一次次地呼喊着陈凡的名字,直至,她昏睡过去。
    “师姐,不要这么说,其实,是我害了你。”
    竹床上,陈凡眼角挂着两行泪丝。
    曾经的种种,在他脑海之中浮现,让陈凡愧疚万分,百死不足惜。
    上一世,白水瑶为了治愈陈凡的经脉,日夜操劳,年仅十岁,就郁郁而终。
    那时陈凡年幼,不知道珍惜这份亲情,直到师姐离世时,送给了他一枚“九彩吊坠,”陈凡才慢慢崛起。
    最终,陈凡成为世人眼中的天才,可,身旁却再无师姐。
    这是陈凡上一世最大的遗憾。
    孤苦一生,陈凡多次想自裁,可想到传说中的修炼极致,可以令人死而复生,所以,陈凡才奋力苦修,达到天元大陆的巅峰,至尊九重天。
    可,最终在渡天尊劫时,被一座坟给砸死了。
    “嘘!小凡,你刚刚苏醒,身子还很虚弱,师姐给你弄点吃的。”白水瑶开口,打断陈凡的思绪万千。
    话落,她高高兴兴地收拾地上的破碗,走出茅草屋。
    小凡醒了,她心里极喜,为了给小凡补身体,她决定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不多时,熟悉的生柴声,传进屋子,一股清香味,慢慢地传进屋子。
    ……
    寒夜袭来,微凉的风,透过破烂茅草屋,吹了进来。
    陈凡气色好了很多,但想下床,最少还需要半个月。
    师姐将今晚的丰盛晚餐端了进来,一碗白米粥,一碗清汤鱼,还有一碗剩饭。
    如今也是深秋,师姐穿着一件灰色单薄衣袍,衣袍上面,还有两个大大的补疤,看见这一幕,陈凡心一疼。
    我陈凡上一世负你,这一世,我便护你。
    七玄门试炼,呵呵!等着我强势回归吧!
    陈凡心里暗暗发誓,他有上一世记忆,自信满满。
    若是有人能注意,陈凡眼眸之中,有着一种霸气闪烁。
    “小凡,来,师姐喂你。”
    白水瑶端来晚餐,小心翼翼地把陈凡扶着,一勺一勺地喂他,每一口,她都轻轻吹气,深怕白米粥太烫,烫着小凡的开裂嘴唇。
    “咕咚,咕咚……!”
    一碗白米粥下肚,陈凡冰躯慢慢回温,气色也越来越好看,麻木的手脚,也渐渐有了知觉。
    “师姐,你也吃,”陈凡虚弱地催促后者。
    “师姐刚刚吃过了,我又不饿。”
    “不饿……!”
    陈凡再也忍不住眼泪,他很想大哭一场,可太过虚弱,只有血泪流出。
    “小凡,不哭,不哭,师姐相信你,下一次一定能通过七玄门试炼的。”白水瑶紧紧抱住陈凡,深情地安慰着他。
    她还以为师弟是因为试炼失败,才情绪激动,痛哭流涕的,白水瑶再次轻声道:“师姐这里还有丹药,定能治愈你的经脉。”
    说着,白水瑶从怀里,拿出一枚皱巴巴的丹丸,放进陈凡口中。
    丹丸入口,一股清流串动,药力十足。
    “清灵丹!”
    “师姐……你!”
    陈凡一惊。
    清灵丹,这可是七玄门才能拥有的丹药,入口即化,有清灵保神的作用,算是一枚不错的丹药。
    就算是内门弟子,一个月也只能分发一枚,其珍贵程度,不言而喻。
    而此时,白水瑶师姐已经不是七玄门内门弟子了,不可能得到清灵丹的。
    “嘿嘿,今天我遇见七玄门长老,长老说是送给你的。”师姐浅浅一笑地开口。
    送我……还能编制一个更好的谎言吗?只怕,师姐为了这枚丹药,受了不少的苦吧!
    我陈凡一介贱命,何德何能,让你垂爱啊!
    陈凡嘴上没说,可心里却嘀咕不断,这份天大恩情,只怕这辈子,都不够报答。
    “师姐,我重伤刚刚苏醒,吃不了那么多的,你得帮我吃一点。”陈凡将勺子推向师姐,
    “好吧!”
    白水瑶甜甜一笑,端起那碗剩饭,大口吞咽起来,“咕咚”几口就吃完了,而后将碗底所剩的米粒,小心翼翼地拨入口中。
    “不是亲人,却胜亲情,孤苦相依。”
    陈凡心里绞痛,就是这么简陋茅屋,就是这么野菜剩饭,可师姐却甘之如饴。
    若不是有他这个拖油瓶,只怕,师姐早就突破练气九重天,成为灵者一重天高手了,甚至,有可能成为七玄门的精英弟子了。
    “我陈凡重生,若不能让师姐过上好日子,若是这个女孩,依旧饱受寒霜,若是师姐还是十岁而终,那我宁可不活这一世。”
    “玉无伤,赵鼎,你们给老子等着,我定要那么挫骨扬灰。”
    “既然重生,老子要打爆所有天才,谁敢欺负师姐,那就统统碾死。”
    这一刻,陈凡眼眸之中闪烁着精光,虽然身子还很虚弱,却给人一种无比霸气的感觉。
    他没有问师姐,清灵丹从何来,受多大委屈,因为,他有上一世的记忆。这些伤痛,他都得强势踩回去。
    “小凡,你……你怎么了。”
    蓦然,白水瑶看见陈凡眼眸之中的血尸万里,不禁惊呼。
    “咳咳咳!师姐,我没事,可能是累了吧!。”陈凡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态了,故作咳嗽。
    “鱼都还没吃呢?先吃两口再睡。”
    白水瑶小心翼翼地将鱼刺剃干净,然后,一口一口地喂着他。
    不多时,陈凡便再也吃不下了,而白水瑶收拾了一下,也爬上竹床,像一只八爪鱼似的,紧紧抱着陈凡,直至熟睡,那手也不曾放开
    ……
    翌日。
    深秋的阳光升起,一缕刺红阳光,透过破烂不堪的茅草屋,射入陈凡眼眸之中,令他睁不开眼睛。
    “咔咔”的响声,自茅草屋外响起。
    白水瑶熟练地劈砍着树枝,然后生火,弄着早餐。
    不到片刻,一股清粥味,传遍茅草屋内,令得陈凡,食欲大动。
    经过一夜,清灵丹的药液生效,陈凡勉强能活动一下身躯了,面色也比昨天好了很多。
    “嘎嘎!”陈凡试着用手撑住身体,让自已坐立起来。
    “嗷嗷……看来,这次的伤,不止是试炼留下的,记得上一世没有那么严重啊!”
    几次下来,陈凡嗷叫不已。
    他发现自已全身根本没有一点力气,而且,全身像是散架一般,伤势十分严重,根本不是平常的试炼,能留下的伤。
    他严重怀疑,这是被诸强坟墓压迫,导致的内伤,要么,就是渡天尊劫,留下的道伤。
    那些罗列成排的坟墓,实力最低都是天尊九重天,实力最强的,乃是圣尊九重天,而那些坟墓,埋在何处,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唉!管他呢?还是考虑考虑,该如何修养这幅破躯壳吧。”
    他望了望自已的这幅瘦小身躯,只能咧嘴苦嘲。
    “看样子,不能着急修炼九彩吊坠里面的功法了,得先让自已强壮起来。”陈凡轻轻思索道。
    “嘎吱!”茅草屋的竹门被推开。
    白水瑶端着一碗清粥走了进来,她神色欣喜,一张稚嫩小脸,充满笑容。
    昏迷三天三夜的小凡终于醒了,她不用一个人孤苦无依地活着了。
    “小凡,你在干什么?你重伤还未痊愈,乱动什么?”白水瑶赶紧将清菜粥放下,一把将陈凡扶住,眉宇紧锁道。
    “师姐,我没事的,一点皮外伤而已……”
    然而,陈凡话音未落,白水瑶眼角挂着两行泪丝,道:“皮外伤,皮外伤,你知道吗?你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了,师姐不想失去你,不想一个人孤苦地活着。
    说着,说着,白水瑶的声音越来越大声:“我知道,你很想加入七玄门,可你也得先将伤养好啊!听话,师姐会想办法的,你先养伤。”
    声声惧泪泪声下,浅浅恐语语浅落。
    “呃!师姐,我错了,我会听话的。”陈凡低头,低声道。
    “那好,先把早餐吃了,然后好好休息。”旋即,白水瑶甜甜一笑,将清菜粥端起,一勺一勺地送入陈凡口中。
    不多时,一碗清菜粥便被陈凡收拾干净,而师姐则是走出茅草屋,上山找吃的去了。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玄幻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坟梵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龙贵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坟梵记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