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战争世界之三分天下 > 正文 正文 第八章:伴生武器 五
    ?金龙的红色瞳孔扫过众人,最后落在杨武师身上,随后光芒一闪,瞬息之间就出现他的头顶上方,蒙尘的金龙被雨水冲刷后,显得更加的威武。
    杨易天看着此刻变得高挺的杨武师,狰狞面目的比平日多了威慑,连与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
    杨柳宁能深刻的感受到血液中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呐喊,这是一种很清晰的感觉,可这并不是她的本能反应。
    然而,她本身并没有一丝抗拒这种感觉的蔓延。
    “你是他吗?”杨柳宁逐渐失去了自主的意识,血液一点点占据她的本能,这个变化,让她怀疑,自己还是不是还原来的自己。
    虽然血液中的无数细胞种种反应,已经将答案告诉了那个执念,可是依旧小心翼翼的再一次问道。
    她觉得自己的血液慢慢的沸腾了起来,掩藏在深处的执念正在爆发。
    “真的是你吗?”这句话是杨柳宁本身默默在心里说的,当她生出这个想法的时候,自己都吓了一跳。
    为什么自己也会生出这个想法?为什么想到的是那个少年?
    少年清晰的背影正在视线中放大,他两只手伏在身后,修长的手指清晰可见,仰着头看向血色的天空。
    “啊…”
    突然的,杨柳宁的身躯噼里啪啦的异响,澎湃的血液在体内翻滚,洁白的皮肤下仿佛有无数条虫子在蠕动,她忍不住抬起手,狠狠的抓着头皮,扭曲的面容不断变幻。
    热,火辣辣的热。
    身上升腾起一缕缕白烟,水润的皮肤乍看之下,都生出了皱纹。
    只差一点点就能看到少年的样子了,为什么不能再多给一点时间?
    “啊…”
    杨柳宁沙哑的声音,仅一瞬间就被狂风暴雨吞没。
    “唰唰唰。”
    气势磅礴的金色长龙在雨中狂舞,杨武师眼睛一闭一睁,右眼骤然出现了两个点,一金一蓝。
    他神情严肃,单手掐诀,动作变幻莫测,即使看得再仔细,也只能看到残影,要是双手掐诀的话,那得有多快?
    “金生水,落。”
    金色长龙轰然一声,消融在雨水中。
    “咻咻咻咻咻咻…”
    暴雨更甚,金蓝色的雨水像是一柄柄锋利的暗器,直直的落下,狂风中的枝叶只要一触碰,直接粉碎。
    水借金势,将金属性完美的融合到水属性之中,以水为主,金为副。
    “这…五行水属性?五行金属性?”
    杨武师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能够在没有水的地方,还能生出这么磅礴的水势,难道这就是五行法术吗?
    天地五行无处不在,水属性一直都存在身边,只是未能被注意到而已。
    不仅如此,融合了金属性的水,有着金属性的锋芒,又带着水属性的延绵,将两者很好的中和在一起,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叮叮叮叮叮…”
    细长锋利的金色雨水,携着破空之音精准的击打在五行五方血色图的中心点上。
    这个声音是众人没有想到的,同时也没有想到血色图中最中央竟然那么坚固,不间断的击打,居然是没有在第一时刻就将它毁坏,要知道血色图只是杨凯用手在普通的地面画出来的。
    杨野心中很震惊,杨凯画出的血色图,即便是没有人控制,依旧能抵挡杨武师一时的攻击,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他的天赋竟然强大到了如此程度。
    之前看得时候,只觉得奥妙,为什么奥妙呢?杨野说不出口,现在再回想一下,眼眸精光一闪,土…对,是土,杨凯最中央的土,是防御的土属性的。
    土可以是地,可以是山,可以是泥…不仅如此,他的土是放弃了攻击,将所有的能量都集中在了防御上,这样才能将这一切解释清楚。
    防御?为什么要防御?害怕自己受伤吗?
    杨野摇了摇头,还是看不透这个血色图。
    看到金色雨水没有伤害杨柳宁,杨易天松了口气,当暗器般的金色雨水出现在杨柳宁的头顶上的时候,他就开始担心了,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脆弱。
    ……
    血液的灼烧感让杨柳宁在冰冷的空间内一点都不觉得冷,焦黑的血管中,流淌的鲜红血液越来越少,正以极快的速度蒸发。
    她的身体似筛子般抖动,不仅仅是因为撕心裂肺的疼痛,还因为她看到了少年的侧脸。
    少年肤若凝脂,无情的岁月并没有在他的皮肤留下一点点痕迹。他闭眸深思,脸上带着平静的神情,仿佛对于任何事都不为所动。
    她烧焦的皮肤一点点龟裂,一粒一粒血珠从裂缝中凝聚,似乎想要脱离身躯的禁锢,与那个少年相拥。
    “你…是他…吗?你是…他吗…”
    杨柳宁大声的哭了出来,这是血液中的执念在哭泣,干瘪的身体好似失去了水分。
    “轰!”
    在她的眼中,血红色的天空仿佛裂开了一道月牙般的黑色口子,汹涌的金色海洋倾泻而下,眨眼间,一股久别重逢的清凉快感悄然袭来,皮肤上无数个毛孔贪婪的吸吮。
    她从来没有觉得泡在水中是那么的舒爽。
    她美眸中的视线逐渐被金色海洋取代,脸上湿湿的,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金色的雨水,身体缓慢的恢复支配权。
    “我要走了,能看我一眼吗?”
    两行清泪顺着脸颊,融入了金色海洋中,眼中夹杂复杂的情感。
    那个少年似有感,矗立的身躯微微动了一下,始终看向天空的侧脸徐徐转向她。
    然而留给她的时间已然没有了,金色在这一刻取代了所有画面。
    归于平静的执念,刹那间支配了杨柳宁的一切,这让她本身像是变成了一个局外人。
    “我拒绝…”
    垂下的玉手吃力的抬起,这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像是用尽了她的所有力气,起伏了几次,终究无可奈何。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执念的执着感动了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少年,竟然能够让付出如此多。
    “我来帮你。”
    杨柳宁在心中默默的说了一句,她现在很肯定自己的血液中有一个执念,是从她出生那一刻就存在的,只有在遇到某个事物或者人才会激发。
    她不知道那个‘她’能不能听到自己的话。
    过了不知道多久,没有得到一点点的反馈,心中有点失落,多么希望能够替你分担一点点,尽管自己的力量非常的微薄。
    “谢谢。”
    听到心中的回应,杨柳宁没有吃惊,也来不及吃惊,身体之中像是多了什么。
    先前身体的虚弱还未消退,充盈的力量就已经在脆弱的身体中四处乱窜了,她强忍着比之前还强烈的剧痛,原来‘她’一直忍受着比自己更深得伤痛吗?
    燃烧的血液中一股幸福感慢慢升华,分担了‘她’的剧痛,随之而来的是‘她’的喜悦。杨柳宁一点点的被她幸福感染,这就是你一直坚持的理由吗?
    这一刻,她就是执念,执念就是她,她莫名的紧张起来了,隐隐有些期待。
    “我拒绝…”
    金色海洋猛的掀起惊涛骇浪,此起彼伏的浪花狠狠拍打海面,只见杨柳宁周身流转璀璨的光芒,光芒照耀之处金色海水快速的分离开,她此时仿佛被一个光幕包裹。
    可是金色海水实在太多太多,多到压制光幕继续扩大。
    金属性与水属性相辅相成的金色海洋,并不是随意一个属性能克制的。
    “我拒绝…”
    她大声的喊了出来,同时双臂笔直的抬起,白嫩的掌心与纤细的手臂垂直,平平的对着自己的前方,一往无前的意念,是她娇柔的身躯,坚挺的后盾。
    那个方向正是少年所处位置,只不过现在是一片金色空间。
    涓涓细流从她的手心涌流,清澈的流水一圈又一圈围绕着她转动,随着水属性的出现,她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甚至出现了一个错觉,仿佛所望之处,所有的水都能够为自己所用。
    绕着她流水越来越多,逐渐形成了一个漩涡,光幕包裹着流水,一点点扩大范围,就连金色海水都随之转动,她站在漩涡中间,用力的吸了一口气。
    血液中的力量出现了饱胀感,她知道这已经是她的极限,执念和本能合二为一,蓄势待发力量,只为这一刻的爆发。
    期待中的少年,我来了。
    杨柳宁黑白分明的右眼眸极快的闪过一个复杂图案,娇躯猛地一颤,皓齿紧紧的咬着嘴唇,一丝丝气流直直的刺进漩涡中,身上的蝴蝶长裙在风中舞动。
    “我拒绝…”
    她白嫩的手心骤然出现一块方形的水色镜面,能够透过镜面看见前方一片汪洋在猛烈震动。
    身上散发的恐怖气息,冲天而起,啵的一声,三色漩涡像是一个五彩斑斓的气泡,因为内部注入太多了空气,一下子爆裂。
    “镜花水月·我拒绝!…”
    清脆悦耳的声音在金色国度之中绝响,水色镜面的四个银色直角点首尾相连,化作五行五方血色图中第三个方形。
    “砰。”
    镜面散发的银光,似那皎洁的月光,重重的撞击在金色风暴中,这个时候,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原本应该四溅的金色海水,竟然消失在了银色空间内,似乎在那一瞬间,金色海水已经变得虚幻了似的。
    一条银色的通道正在向前激射,但凡与银光接触的金色海水统统消失,连激起涟漪的时间都没有。
    杨柳宁美眸睁得大大的,刚才那一个瞬间,自己的右眼眸似乎出现了什么,还没等她去好好感受,就一闪而逝,同时在那一个瞬间,好像看到了一扇门,可是停留的还是时间太少。
    从内而外可以看到跌宕的金色,一轮满月高挂血色天空之中,通道内春意盎然,一株接着一株小草儿,发芽破土,其中有一朵小花,众星拱月般生长在小草的簇拥中。
    那一朵小花有八片绿叶,银色花骨朵之上生有一小片模糊的白色雾气,像是一朵缩小了的白云。
    不远处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无忧无虑的银鳞小鱼儿在溪水中游来游去。
    杨柳宁看着这一切不可思议的画面,这些复杂的变化,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
    “吼。”
    一声愤怒的吼声吸引了杨柳宁的注意,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衍化的景色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金色的海面上竟然出现了一条金红色的长龙。
    长龙怒目而视,在血红色的天空下,张开了血盆大口,一颗颗锋利的龙齿在红色的景色中,更是被照耀得越发腥红,口齿间的白色透明的粘稠液体,还藕断丝连般的留在口腔中。
    龙是一种领域感极强的神兽,任何侵犯其领域的都会被视为挑衅,这是深深烙印在血脉中的高傲,即便是五行衍化而生,金龙的高傲依旧没有被无情的抹去。
    金色海水说是水,不如说是金属性与水属性的融合属性,可是在一汪大海中,竟然存在不被毁灭的银色光球,而且银色光球还散发浓郁的水属性。
    金属性与水属性的融合属性,岂能眼睁睁的其他的水属性任意存在。
    杨柳宁的美眸只是看了一眼金红色长龙,注意力便放在了前方的空间,迎接即将出现的少年,不是她不想多看几眼,而是有些不能自由的控制自己,仿佛外界的一切,都不如看少年一眼。
    可是就那一眼,金红色的身影就已经牢牢的印在脑海中,像是近距离观摩了无数次,可是自己很确信是第一次见到那样的庞然大物。
    这是怎么回事?别看她脸上无动于衷,内心早已翻江倒海。
    忍无可忍的金红色长龙,微曲的龙须都被愤怒的情绪染红,在它眼中卑微的存在,竟然敢无视自己的存在?还一脸坦然的看着空荡荡的前方。
    金红色长龙瞬身一闪,不知怎么的就出现了杨柳宁的正前方,它的高傲同时造就了,不屑从除了正面以外的其他方向进攻。
    愤怒中的不屑,像是在嘲笑不知死活的杨柳宁。
    杨柳宁有些担忧的看着金红色长龙一点点靠近,这一次并不是她不想去看,就能忽略它的存在,因为它的位置,正好是少年出现的正上方,可是真正的看到了,心里生出一丝的担忧。
    似乎,金红色长龙并没有看到少年,难道只有自己能看到?也对,这本来就是因为‘她’,我才能看到,仿佛自己就是‘她’的眼。
    突然间,她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这又怎么回事?一个又一个震惊变化,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杨柳宁不可避免的正视金红色长龙,可是在她的眼眸中,凶猛的金红色长龙移动速度太慢了,不自觉的想起了蜗牛。行动的轨迹是那么清晰,一丝一毫的动作在眼里都有迹可循,甚至还能预判金红色长龙下一刻出现的位置。
    这一切的诡异,好像是‘她’与我一起以后,自己才能看到,种种的震惊,让她心神一下发懵。
    当她美眸清明的时候,只见巨大无比的血口,覆盖了银色以外所有的颜色。
    我要死了吗?
    血液中的镇定,否定了她的思想,腥红的巨齿毫不意外的咬在银色通道上,可是破碎的却是金红色长龙的巨齿。
    金红色长龙眼中闪过一抹疑惑,松开了嘴,随即破碎的巨齿一点点的复原成原本的形状。愤怒带着一丝不甘,再次更用力的咬了下去,巨大的咬合力,并没有破坏银色通道,如此三次以后,依旧还是无法破坏在它眼中如此弱小的银色光球,只不过金红色身体的金色暗淡了一些。
    眼神中的愤怒几乎凝成了实质,金红色长龙虽然近乎完好如初,但只能在杨柳宁不远处,与她对峙。
    ……
    可是此刻在杨柳宁眼中,不自觉的过滤了金红的颜色。
    “他来了!”
    “真的是你!”
    “为什么不是你?”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修真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战争世界之三分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荒崖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战争世界之三分天下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