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道家祖师 > 正文 第014章 树中人头
    我答应小白会把这棵老槐树砍掉的,可如今砍树的事情遭到多方阻拦,比我预想的棘手,所以我决定暂缓一天,等晚上问小白的意见。
    到了晚上,小白果真又出现在窗户外面,我想起身找她,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而小白就站在月光下怔怔地看着我,似笑非笑。
    我极力想要挣扎,这才发现自己不仅动不了,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一直到第二天天亮。
    我惊得一身冷汗,整个人都虚脱了,我知道小白生气了。
    虽然小白口口声声叫我相公,但我还不知道她的身份来历,她可以轻而易举地弄死别人,自然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弄死我,所以我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得把老槐树砍了。
    母亲刚做完手术没几天,还不能下床走动,她见我满头大汗地从屋里出来,就问道:“怎么一大早上流了那么多汗?”
    “屋里太热,盖被子捂的。”我一边说着一边生火做饭。“妈你怎么起这么早?”
    “不早了。”母亲欲言又止。“你二叔,才刚刚来过。”
    “二叔?他没事来咱家干什么?”我问道。
    “他跟我说你要砍村头的老槐树,让我劝你别砍,怕你出事。”母亲说道。
    “他还能有这个好心。”我一边添柴火一边说道。“砍树这事儿啊是一定要砍的,今儿谁劝我都没用,您还是安心养病吧,过些天我定的鱼苗就来了,还指望您搭把手,咱以后再想吃鱼,随便一网子下去全是鱼。”
    母亲听我这么说沉默良久,说道:“你是不是借了高利贷或者惹了什么麻烦需要用钱,妈这些年来给你攒了点钱,就放在米缸下面你去拿吧,这钱本来是给你娶媳妇用的,现在你也长大了,有要用钱的地方。”
    “妈您放心,我不是缺钱,砍树这事儿跟钱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说道。
    “那你是脑子糊涂了吗要在这节骨眼上砍树,虽然你在城里上学不迷信,但那棵老槐树肯定有问题的,你要是出了事儿,我到下面见到你爸可怎么跟他交代?”母亲说着就抹起眼泪。
    我说道:“您也说我长大了,有些事情总要面对的,我自己做事自己有分寸,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做,自然是有我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母亲虽然这辈子没读过什么书,但是她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会像一般农村妇人那样胡搅蛮缠、强词夺理。我以前是体谅她的辛苦,所以才对她百依百顺,她心肠软,以前很依赖父亲,对父亲向来是言听计从。正所谓女本柔弱,为母则刚,父亲死后,她是不得不做个表率给我看。可这几天我的态度越发强硬,尤其是昨晚我回家后见她劝我,就将张猛害她的事和医药费的事和她说了,我觉得她的想法会有一定变化。
    和母亲吃完饭后,我骑着自行车去了趟镇上找伐木队,回来是坐着他们的卡车的,村里的一帮人没想到我没打声招呼直接就把伐木队的人喊来了,尤其是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要死要活地拦在大树前面不给我砍。
    我二叔更是把我拉到一边去,说道:“阳阳,你以前多乖的一个小孩,怎么现在就变成这样了,这棵树说了不能砍,你为什么非要砍呢?”
    我面无表情地看向二叔说道:“张二成,你要是还觉得是我二叔,就该现在跑去跟我妈恭恭敬敬地磕几个头,长嫂如母的道理你不懂吗,我妈那时看你小养了你多少年,你怎么对我妈的,嗯?”
    二叔啪的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说道:“是我不对,我那时不知好歹,对不起嫂子和你,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弥补你们娘俩,以后咱们还是一家人,但是你别砍这棵树,好不好?”
    “呵呵。”我轻蔑地看了二叔一眼说道。“搞一趟你还是想分钱。”
    “我真不是为了分钱。”二叔面色着急道。“只要你不砍树,你要我干什么都行,你要是缺钱我给你,我前几天赢了点钱,这里有两千,我给你,你别砍树了。”
    二叔的行径让我不得不疑惑,他也就比我大十来岁,打小跟他玩到大,他这个人嗜赌如命,把钱看得比亲爹还亲,竟然会舍得把那么多钱给我,我可不信他是为了我的安危才这么劝我的,这里面八成有什么隐情。
    我暂时想不通,也不想想,因为伐木队都已经请来了,今天砍树势在必行。
    二叔见我不答应,就拦在我的面前,我一把将他推开后,他从身后抱住了我,说道:“今天这树我是不会让你砍的!”
    我猛地一挣,将二叔的手指掰在手里,他立马疼得喊起来,我说道:“你要是再敢拦我,今天我连你一块砍了!”
    说完我走到伐木队的卡车后面,拎出来一把斧子,对着那些拦我的人说道:“人人都说这老槐树不能砍,砍了会流血会死人,我活那么大还没见过这种稀奇事,要是世上真有这种树,咱们村早就发财了,还要住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今天我当着大家的面砍几斧子,要是真流血了,今天这事儿就算了,要是没流血,就别再神神叨叨地阻拦我。”
    我拎着斧子走上前,拦着我的人让出一条路,我卯足了力气砍向大树的树干,三五斧子下去,老槐树的树皮破开,露出里面的木质层,我拾起一块新鲜的木屑对众人大声说道:“都看好了,这是正常木头,砍破的树干也没有流血,没有你们说得那么邪乎,该让开的让开,别到时候砸死了人赖在我头上。”
    我说完不再理会村民们,朝人群外的伐木队招了招手。
    伐木队的头儿叫金三胖,是个肥头大耳的主,我去找他时他听说要伐的树是张家沟的老槐树,就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通有的没的的传说,表示很为难。
    这棵老槐树树干很直,要三个大人合抱才能抱得过来,保守估计也得过万,最后我在明知被他黑了的情况下的,以四千块的价格达成协议。
    这棵老槐树长成需要两百多年,砍伐起来却只需要十分钟,几个伐木工人在套上绳子后,其中两名伐木工人打开电锯分执两旁,在一阵嗡嗡声中,老槐树很快被锯断半截。
    但就在这时候,一股恶臭突然传来。
    “沃日,怎么这么臭,谁放屁了?”一名伐木工人捂着口鼻说道。
    “我好像也闻到了,谁特妈早晨吃屎了吗放屁这么臭?!”另一名工人憋得脸红脖子粗地吼道。
    而就在这时候,一直在旁边愁眉苦脸的二叔突然指着老槐树的底部说道:“快看,流血了!”
    村民们纷纷看去,紧接着就是一片哗然。
    “我就说嘛,当年我可是亲眼瞧见老槐树流血的,张阳这孩子偏不信!”
    “树都伐了一半了才见血,树芯怕是锯断了,张阳完了。”
    金三胖的脸色微变,眼神略有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我捂着口鼻靠近老槐树,只见电锯和树皮连接的地方淌出来一滩黑中带红的液体,像是血,却又绝不是血。
    与此同时,我隐约听到老槐树里似乎传来了奇怪的叫声,像是某种生物在哀嚎。
    “难道树里面真有东西?”我心中诧异,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看向金三胖说道:“不是血,继续!”
    “继续!”金三胖喊了一声,让伐木工人继续手里的活。
    伐木工人握着电锯继续走线,随着木屑纷飞,那黑红色的液体也淌得越来越多,恶臭甚至刺鼻。
    “差不多了,停!”金三胖让锯树的工人停下来,然后向远处几个拽着麻绳的工人喊道:“准备拉。”
    随着号子声响起,粘连着树皮的老槐树缓缓倒塌,轰的一声巨响传出,同一时间,一股前所未有的恶臭扑面而来。
    “那树里有东西!”一个村民指向老槐树喊道。
    众人纷纷望向老槐树的树墩,只见树墩之内一片斑驳的黑红色液体里正有一颗像是人头一样的东西蠕动,这是这颗人头比正常人的人头大了不止一倍,与此同时,它还发出尖利的惨叫,听起来特别瘆人。
    就在众人愣神之际,那颗人头突然从树墩里爬了出来。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科幻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道家祖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北国之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道家祖师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