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道家祖师 > 正文 第017章 反常的二叔
    等母亲起床之后,我将熬好的刺猬汤端到桌上,她现在还不能吃硬的东西,只能吃白粥。
    母亲吃得不多,但我却一口气吃了三碗,经过一天一夜的熬煮,这老刺猬的肉变得又嫩又香,吃完之后浑身发热,胃里暖洋洋的。
    昨天老光棍说刺猬煮好后端给他一碗尝尝,我本来想吃完再端给他的,没想到朝门外看的时候正见他从门口经过,眼神有意无意地瞥向我家堂屋。
    我连忙跑出去,见老光棍像个小孩一样在门口嘿嘿直笑,就让他进来。
    老光棍说道:“我就不进去了,你拿块肉给我啃。”
    “你进来吧,家里有碗,省得我麻烦。”我一边说着一边将老光棍推进门。
    老光棍坐在桌边,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不停地向我妈干笑,他自打破四旧之后就一直疯疯癫癫的,没人将他当人看,更别提让他到家里吃饭了。
    老光棍整整吃了两碗刺猬肉后,抹着嘴上的油离开了我家,由于老刺猬个头不小,所以即便我吃得塞不下了锅里还剩下大半,我将煤气灶还给海根叔的时候也带了一碗给他。
    但是海根叔看到之后却显得有些惊恐,那时他的女人站在门口像看鬼一样看着我,我小声说道:“老光棍说这只白仙根本没成气候,他刚刚来我家吃了两碗才走,这东西男人吃了,比吃驴宝强十倍,你看。”
    我说着向海根叔挑了挑眉头,示意他看向我大腿,海根叔顺着我的目光看去,双耳通红,眼中却满是期待,他接过煤气灶后,他的女人却咳了一声,似乎是在提醒他。
    很显然,当初张富贵打死白狐狸之后被灭门的惨祸让张家沟的村民都有了心理阴影,我摇了摇头,只好转身回家,但我才刚出门没多久,海根叔又追了回来,他面红耳赤地从我手里抢过汤碗,然后囫囵吞枣地将刺猬肉咽进腹中,碗里的汤则一饮而尽。
    “你小子顶这着个大帐篷就敢来我家,我冒着生命危险来喝你这碗汤,要是等会没用,我再找你算账!”海根叔贼眉鼠眼地看向四周小声说道。
    回到家后不久,爷爷就来找我,让我把昨天砍下来的老槐树拉到他家的院子里,那老槐树要三个人合抱才抱得过来,砍去枝丫后,我和爷爷借了别人家的骡子,费了好半天劲才把槐树拉到他家的院子里。
    爷爷让我去喊二叔帮忙,但是拂晓时二叔和杨春燕还在酣战,以二叔那体质,八成得睡到下午才能醒,谁知我去他家时,见他家竟然锁了门,人不知去了哪里。
    爷爷以前倒是有些木匠的手艺,我就跟他说想要个大点的床,让他给我打一张,他一天到晚躺在床上,现在正好让他活动活动筋骨,爷爷没拒绝,倒是喃喃自语起来,我心想他又开始犯糊涂了,就没再多说,转身回了家。
    经过海根叔的家门口时,见他家大门从里面上了栓,我估计是药效发作,两口子正在家里不亦乐乎。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才对昨晚小白的话有所领悟,因为这老刺猬汤实在是太补了,打从早晨吃完饭十分钟后,我的帐篷就一直矗立不倒,我只能忍着把裤子尽量勒紧,生怕被母亲看出什么。
    母亲早晨喝了刺猬汤之后胃口突然变得好了起来,说胃里暖洋洋的,也能勉强下地走动,还主动把我早晨捉的鱼弄干净下了锅。
    到了晚上时我又喝了一碗刺猬汤,喝完之后在院子里洗了个冷水澡也没把那股子冲动降下来,好不容易熬到天黑,我躺在床上,口中生津,难以入睡,我心道糟糕,如果自己一直处于亢奋状态睡不着的话,小白就没法到我的梦境里,那我这一夜不是要憋死?
    谁知没过一会,窗户忽然传来响动,我见是小白,立马就打开窗户跳了出去,小白见我高顶的帐篷,羞得面红耳赤。
    这一夜我几近虚脱,等我第二天醒来之后,身上全是汗,被辱床单都湿了。
    我冲完澡后就拎着网兜去水库边上捞鱼,回来路过二叔家附近时隐约又听见了那种女人的叫声,我心下奇怪,心想杨春燕这女人憋得寂寞难耐了偶尔偷吃一次汉子倒也罢了,接连两天都来找我二叔?而且天都快亮了还在弄,我昨天喝了那么多刺猬汤都没他时间长,难道我二叔光棍三十年憋得太久了,所以才会干柴烈火一夜鏖战到天亮,不死不休?
    我打小被我二叔带去河里洗澡,也没觉得他有什么天赋异禀之处啊。
    因此我又走到他家屋后准备瞧个究竟,可没想到的是窗户竟然被糊上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我一脸郁闷地往家里走,远远地就看见海根叔站在我家门口。
    “海根叔,你这是?”
    海根叔一脸尴尬,问道:“大侄子啊,昨天的刺猬汤,喝完了吗?”
    见海根叔说得吞吞吐吐,我大概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就说道:“咱家没冰箱,天气热,东西放久了可存不住,怕是今天早晨喝完就没得剩了,不过叔你这身体撑得住?”
    “撑得住,撑得住。”海根叔尴尬一笑,小声说道:“我天天下地干活,不像你们年轻大小伙那么精力旺盛,一个月也来不了两次,你嫂子怨声载道的,可是昨天喝了你煮的汤,白天时候你嫂子尝到了甜头,晚上又缠我一夜,这不向你来求救了吗?”
    “那叔你等着。”我说着回屋里盛了两万汤端出来。
    海根叔接过刺猬汤就咕噜咕噜喝了下去,他刚要走,我叫住了他又回去盛了一碗。
    海根叔连忙摆手说道:“不喝了,就这两碗就够五七八次的了,要是再喝,我怕非得死床上不可。”
    “这不是给你的,你帮我把这碗汤送给我二叔,顺便注意瞧瞧他家屋里有没有人。”我说道。
    “他光棍一个,家里怎么有人?”海根叔嘴上说着,一脸疑惑地接过碗走向我二叔家的方向。
    过了一会儿,海根叔兴冲冲地跑回来,一脸兴奋地道:“还真让你小子说对了,二成那小子家里真有人,我看他脸色有点差,就说这是你让我送来的补肾汤,他想也没想就喝完了。”
    “那你看到那女的是谁没有?”我问道。
    “那我上哪看到,我就听到他家里有女的声音,嗯啊嗯啊的,那叫得是一个带劲!”海根叔说道。“估计是咱们村哪个丑疯了的婆娘,不然谁会看上张二成那好吃懒做的小子?”
    就连海根叔都不认为我二叔能找到个愿意跟他的女人,他肯定想不到杨春燕这女人会躺在我二叔的床上。
    吃完早饭之后,我就躲在村头一处草垛后面,那时村里还没几个人起来干活,二叔家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杨春燕。
    杨春燕出门之后就径直回了自己家,过了没一会儿,我二叔也从门里出来,他锁上门后就朝村子后面走,我跟了一会儿见他是去镇上的方向也就没再跟。
    晚上我又和小白缠绵一夜,这回完事后,刺猬汤就没了,以后需要要节制,不然时间长人就废了。
    母亲的胃经过两天刺猬汤的调养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看起来快痊愈了,胃口大涨,所以早晨醒来后我都得到水库边上捉鱼,我将我家以前捕鱼的竹笼翻了出来,这样只要我前一夜在竹笼里面放点碎馒头或者生肉片,第二天这竹笼里就会挤满了鱼。
    然而让我奇怪的是,第三天早上,第四天早上,第五天早上,我每天都能听到二叔的屋里传来销魂无比的叫声。
    这下我心里可就犯嘀咕了,我一个年轻大小伙在喝了大补汤之后才能和小白一夜弄到天亮,即便这样我第二天都有点吃不消,我二叔却夜夜七次郎,他是真的天赋异禀,还是不要命了?
    所以第五天的上午,当我再次看见二叔从家里出来后,我就悄悄地跟在他的后面,一直跟到了镇上。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科幻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道家祖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北国之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道家祖师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