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这该死的求生欲[穿书] > 正文 第 115 章(大修)
    “冲喜就冲喜吧, ”江落反应平平,“但为什么进门的时候要给我灌药?”
    少年姿态的池尤定定看了他几秒,俯身靠近, 笑声莫名,“啊, 原来你还不知道啊。”
    江落觉得他像头正在吐露蛇信的毒蛇, 但池尤却扬起唇,堪称热情地为江落普及着池家的传说, “池家嫡系的每一任妻子,都会早早死去。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活到三十岁,我的父亲不想娶妻祸害别人, 但族里却逼着他娶了我的母亲。他想要破开这个诅咒,提议要娶个命硬的已经活过三十岁的媳妇,但宗族算出来的八字, 却都是年轻女人。果不其然, 我的母亲也早早死去了,轮到我了的时候, 我也不想拖累旁人, 但族里总是催促, 我没办法,只好先请族里为我挑选一个男妻。”
    他温柔地将江落耳旁的碎发别到耳后, 冰凉的手指轻轻碰到了耳廓,“于是你就嫁到了池家, 给我冲了喜。放心吧, 你不是女人,八字是长寿的命,还有八年就到了三十岁。等过了这个期限, 陪我破了这个诅咒,池家就会放你走,还会给你和江家数不尽的报酬。”
    池尤歉意地笑了,眉心惆怅皱起,“我们名义上是夫妻,实则是兄弟。平日里你尽管随意,莫要拘谨,让你陪我八年,真是辛苦你了。”
    表情诚恳,语气真诚,情真意切,这么一个翩翩少年郎,却遭遇了这么可怜的事,这样的作态,怕是铁石心肠的大罗神仙都得为他软了心。
    这就是池尤活着时挂着的虚伪面具吗?
    怪不得无论书里书外他能迷惑那么多人,美少年一蹙眉,谁能觉得他狡诈阴狠?
    江落跟着他装模作样,假笑两声道:“不辛苦,一点也不辛苦。”
    这一番对话下来,江落可以肯定,这个池尤绝对不是已经变成恶鬼的池尤,而是真正的少年时期的池尤。
    这就更好玩了,江落看着他,心中蠢蠢欲动。
    池尤站起身,解开衣衫,“那就休息吧。”
    他虽然才十八岁,身量已经很是修长。一举一动优雅而尊贵,除了过于苍白的肤色,没人能看出他病了几年的症状。
    “对了,”他突然回头看向江落,“你要沐浴吗?”
    江落正想找个单独的机会理一理思路,顺便找找其他进入镜中世界的人,便点了点头,池尤道:“出门右转,最里头的房间就是,去吧。”
    江落随意在衣柜里找出一身换洗衣服,打开门正要出去,背对着他低头解着纽扣的池尤缓缓道:“浴室地板湿滑,要多加小心啊。”
    尾音扬起。
    江落余光瞥过他的背影,“谢谢提醒,我知道了。”
    房门被关上,屋里只剩下了池尤一个人。他仍然不紧不慢地脱下衣服,表面看上去稍显瘦削的身材在衣物减少后,才能看出薄薄的肌肉和其下蕴藏的力道。
    他掀开红得突兀的被褥,躺在了床上,拿起床柜上的一本书,悠闲地看了起来。
    尚且年轻的眉眼在书页的遮挡下隐隐有了邪肆诡谲的冷酷,他翻过一页书,“他能撑上几天再死呢?”
    屋内轻悄悄,他却好像听到了什么似的,笑了一声,兴致缺缺道:“活过今晚,他就会让我大吃一惊了。”
    屋外的天空阴沉。
    江落站在走廊上,看了一会儿天色,才往浴室走去。
    婚嫁都讲究吉日良辰,在大白天阳光正好时进行喜事。现如今阳光被遮,江落瞧不出现在是什么时间,但这个天色,明显不适合婚嫁。
    鬼气森森,更像是逢魔时刻。
    一路走到浴室,江落没有见到连雪和其他人。浴室内分两个房间,左侧房间上写着“江少爷”三个字,应当是单人单间浴室。
    江落进了左间,就见里面用一层白布隔档了内外两个部分。外侧是置换衣服的地方,墙上贴着沐浴时间的白纸。上方写着每日从什么时候开始烧水,少爷们最好什么时候来洗。江落将换洗衣服放在长椅上,打开白布帘子,就见里面放着一个白瓷浴缸。
    如今还没有淋浴,只有浴缸。浴缸里面已经放好了热水,江落试了试水温,正是舒心合适的温度,他满意地脱完了衣服,舒服地泡在了浴缸里。
    水声淅沥,浴缸里的水涌出洒落在地面。江落闭着眼睛洗着头发,洗着洗着,有头发丝划得肩侧发痒,他伸手去摸肩头,却摸到了一把掉发。
    江落心里一惊,又摸了一手,再次摸到了一大团掉发。
    他不是要秃了吧?
    江落睁开眼睛,往手里一看。手里乱糟糟的一团黑发,如水草一般浓密。江落表情古怪地往自己肩上看去。肩侧有拇指粗细的一缕头发丝,他伸手摸住这些头发丝,轻轻一用力,拇指那般粗的头发竟然无痛无觉地全部被他拽了下来。
    “……”
    心快要凉了的时候,江落发现了这些头发的不对,这头发要比他自己的头发长上许多。江落抬头往天花板上看去,一颗人头倒掉在天花板上,脑皮腐烂,头皮连着头发丝一块块掉落在了江落身上。
    江落心脏骤停一瞬,随即便脸色铁青,他倏地从浴池中站起身,踩着浴缸边双腿蓄力,猛得拽住这颗有着三千青丝的头颅。
    手腕用力,将这颗头颅重重砸在了地面上,头颅落地的一瞬间就消失不见。
    江落沉着脸,他放掉了浴缸的水,又换了一池新水,用力洗着肩膀。没过几分钟,江落感觉好像有人在靠近,他抬头往白布帘外看去,一道人影模模糊糊印在了上面。
    “谁?”
    江落问道。
    人影没有回话,却越来越近。模糊的人影变成了凹凸有致的女人身材,江落加重了语气,将左手中指放在了唇边,再次问了一遍,“你是谁?”
    下一瞬,人影猛得隔着白布帘扑到了江落面前。肉色的皮肤在白布帘的遮掩下若隐若现,脖子突出,眼睛和嘴唇位置凹陷出阴影,如同白布帘变成了人一般骇人。
    江落冷静地咬破中指,将血甩到了白布帘的上面。
    犹如硫酸腐蚀一般,白布帘上冒出浓浓白烟,片刻后,无风自动的白布帘缓缓平静了下来。
    江落趁机加快速度洗完了澡,穿上了衣服。
    *
    池尤合上了书,看了看墙角的西洋钟。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新入门的“妻子”却还没有回来。
    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池尤漫不经心地换了一本书,有种果然如此的乏味。
    池家是沼泽泥潭,是人间地狱。知道池家妻子短命还为钱嫁进池家,死了也并不可惜。
    只是浪费了他今天拜堂的时间。
    他伸出手,将床帘解开。大红的床帘合在了一起,将喜床隔出一道单独的空间。正当池尤翻开书的第一页时,合起来的床帘突然伸入了一只白皙的手。
    这手五指修长,骨节分明,在红纱的映衬下,蒙上了一层少年人未曾接触过的朦胧暧昧。手上缓缓冒着沐浴后的热气和清香,忽然握住了一侧的窗纱,往床头撩起。
    发梢滴水的江落映入了池尤的眼帘。
    江落毫发无损,他面上覆着一层健康的红润。雾气在发丝旁蒸腾,神色不悦,嘴唇紧抿。
    池尤的瞳孔微不可见的一缩,随即,他便不着痕迹地坐了起来,担忧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江落扯唇,“遇见了一点意外。”他四处看了看,“有擦头发的干毛巾吗?”
    池尤下床给他找来了干毛巾,在江落擦着头发的时候,他不着痕迹地在江落身上上下扫视了一遍。从他整个人,到他手里端着的洗浴用品。
    换下来的婚服被放在木盆中,瞧起来并没有什么损坏,灯光太暗,池尤也无法看清上面是否染上了鲜血。
    但无论如何,这位“新妻子”确实让他大吃一惊。
    “新妻子”冷声问道:“你在看什么?”
    穿着睡衣的少年温声细语地道:“我在想你遇见了什么意外。”
    “一点不值一提的小事,”江落将毛巾搭在头上,朝着池尤灿烂一笑,“好兄弟,过来坐。”
    池尤眉头微抽,走了过去。
    江落拍了拍身边的床铺,池尤坐了下去。江落温柔地看着他,“多谢你提醒我要小心,否则我就要摔到了。”
    池尤道:“应该的。”
    江落柔声蜜意地道:“虽然咱们是好兄弟,但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做些仪式?”
    池尤:“嗯?”
    “比如说古时候的结发夫妻,”江落从衣兜里掏出一束大拇指粗细的头发,笑眯眯地道,“我洗澡的时候准备了这么一缕头发准备跟你的头发结在一起,池尤,你也拔掉一缕头发下来吧。”
    池尤默默看着他手中快有一个人半颗头的头发厚度,忽然低头笑出了声。
    他笑得太过,揉着眉心道:“抱歉,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能有……这么多的头发。”
    江落友善地笑了两声,看着池尤纹丝不动不准备剪头发的样子,白眼一翻,干脆利落地将手里属于长发鬼的头发扔到了他怀里,“你今晚要是不准备剪,那就给我保存好。”
    池尤温声应下,看着江落躺到了床上。
    他眼中闪了闪,随手将头发扔在了角落里,吹灭了蜡烛,也回到了床上。
    江落跟很多人睡过一张床。大家都是男人,朋友兄弟睡一张床正常极了,但池尤……还好是少年模样的池尤,让他不至于全身紧绷着防备。
    但这并不代表少年时期的池尤就可以让人放松下来,江落一夜睡得并不安稳,中途还做了一个被一条黑蟒缠绕得快要窒息的梦。
    他猛得从梦中睁开眼,窗外的天已然微凉。江落剧烈呼吸着,额上有汗水泌出。
    床帘被拉起,池尤站在床边,背着窗外透进来的光线。江落无法看清他是什么表情,但他语气却像是心情不错,“你醒了。”
    江落从床上缓缓坐起,池尤后退一步,光线照亮了他的一半侧脸,阴暗交接不明,池尤那张还未成熟的面孔,倏地变得诡异扭曲了起来。
    他唇角挑着,笑容的弧度像精心测量过的完美,“该用早餐了。”
    江落看着他就一下子醒了困,觉得要论惊悚程度,自己昨晚在浴室里遇见的那两只鬼和池尤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
    吃早餐的时候,江落又见到了连雪。饭后,他借口转一转池家,点了连雪给他带路,这才有了单独说话的机会。
    连雪低声道:“我昨晚和连羌连秉说好了,让他们在后院假山等着,咱们先去后院吧。”
    后院假山中有一个隐蔽的洞穴,连雪带着江落钻进去时,洞穴里面已经站满了人。
    不止是连羌连秉,还有摄影社团的四个年轻学生,八个人全部到了场。
    连羌朝他们招招手,率先看向江落,好奇道:“师兄,听说昨天嫁进来的是你,这是真的吗?”
    江落看了他一眼,连羌讪笑一声,连忙换了个话题,“大家说一说自己的身份吧。”
    八个人里面,江落的身份最高,是池家嫡系唯一一个少爷的新婚妻子。秦云身份紧随其次,她是池家长辈屋里的大丫鬟。连羌和杜歌是池尤前院的小厮,连秉和段子在厨房打杂,李小是旁系一个小姐身边的丫鬟。
    江落思索着道:“看样子我们的身份,都是不引人注意的小角色。”
    “你就很引人注意啊,”秦云道,“你可是嫡系少爷的妻子。”
    “这个家族身负诅咒。嫡系的妻子都是早死的命,身为一个早晚会没命的‘死人’,不会有多少人注意我。”江落解释道。
    众人若有所思,连秉比他师兄连羌更为机灵聪敏一些,他举起手道:“你们在醒来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一个声音?”
    “是让我们杀了恶鬼的声音吗?”杜歌皱眉道。
    连秉点头,“我记得清清楚楚,这个声音就跟我说了这一句话——‘只要杀死恶鬼,你们就能出去’。我在厨房打杂工嘛,这活虽然辛苦了些,也接触不了府内的主人,但能跟外头的人联系。我今天早上出去拿今天的做菜材料时,就听送菜来的几个小贩在谈镇上的几宗杀人案。”
    “杀人案?”
    连秉索性蹲在了地上,找到一块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方便记忆,“他们说镇上死了快十个人了,死法还千奇百怪。隔几天死一个,隔几天死一个,弄得镇上人心惶惶,天色一暗都不敢出门。我听他们窃窃私语的讨论,还听到了一个词——”
    他在地上写下了“恶鬼”两个字。
    “这些小贩认为杀了这些人的凶手,就是一只怨气冲天的恶鬼。”
    连雪细细思索,但杜歌却道:“不管外面有没有恶鬼,我总觉得我们要找的恶鬼和池家脱不开关系。我们八个人都聚在了池家,这可正是我们之中的相同点。”
    “可是池家这么大,怎么去找恶鬼?就算找到了,我们怎么杀了它?”
    众人沉默了下来。段子突然抱着头蹲在地上,哽咽着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玩这个游戏能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我要是、要是不提这个命令就好了。”
    李小也跟着蹲了下来,小心翼翼地给段子擦着眼泪。
    秦云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她扣着指甲,“别哭了,现在哭有什么用。我之前还不相信世界上有鬼呢……真是倒霉,我们就不应该上山。”
    连雪叹了口气,温柔安慰道:“你们别担心,我们一定有办法出去的。至于杀死恶鬼,”她抿唇笑了笑,不怎么担心,“还是有办法的。”
    秦云立刻追问:“什么办法?”
    连雪看向江落,“师兄,给人看病治病我在行。但论这种事,还得看你的了。”
    江落面色不变,没提恶鬼,转而问道:“你们从进入这个世界到现在,有遇见鬼吗?”
    七个人全摇了一遍头。
    江落眼皮跳了跳,真不知道这是他倒霉还是冯厉所说的讨阴物喜欢,他镇定地继续:“镜子属阴,玄之又玄。我们是午夜十二点照了镜子被拉到了镜中世界,这个时间点的鬼气是一天中最盛的时刻。而镜中世界多半诡异阴森,这个世界里绝对不止一只鬼存在。至于恶鬼,有多恶算是恶鬼?究竟是哪个恶鬼?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实则在听到“恶鬼”这两个字时,江落第一个想到了池尤。
    但这个世界的池尤还没变成恶鬼,暂且不做考虑。除此之外,幕后人的要求是杀死恶鬼才能出去,这种被要挟着被迫去做某种事的感觉,真的太令人不爽了。
    听到江落的这番话,连雪三个人面色不变。那四个普通学校的大学生全都愣住了,秦云面色古怪地看着他,“你不会也跟段子一样,平时也有什么关于灵异事件的爱好吧。”
    江落随意笑了笑,突然伸出手,双手结印在身前,“巽字位,风。”
    一股凌厉的风从地面席卷而起,呼啸着转动卷起众人的衣衫。
    尘土枯叶随着风被卷起,风越来越大,几乎快要顶到山洞头顶。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道风,头发被吹成了鸡窝也移不开眼,三观都要被震塌了。
    江落道:“散。”
    卷风忽的消散在空中,尘土和枝叶碎末从天而降,呛得众人咳嗽连连。他们用手掌挥开面前的浮土瘴烟,目光灼灼地盯着江落不放。
    在连家闲着无聊将这招练习了十天但从来没用过这招的江落露出轻松的笑,他松开双手,“从现在开始,一切听我指挥,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完全没有!”


笔趣阁域名已更换为http://www.xktxt.cc,为您提供全网最新最全的玄幻小说无弹窗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这该死的求生欲[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望三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这该死的求生欲[穿书]小说最新章节